Wednesday, October 04, 2017

神話破滅



「十一黃金周」在中國開始引起網民的詛咒。
由廣州開車到深圳,明明全程高速公路只有 180 公里,塞車 10 小時。北京到天津只 80 公里,開車堵塞 5 小時。廣州市區到白雲機場約 30 公里,開了 8 小時。而香港到廣州 200 公里出頭,開了 18 個鐘頭。
曾幾何時,中國官方誇耀黃金周是中國人在享受 GDP 高速增長之後的「諸神假期」。到了今日,黃金周只是全國癱瘓的代名詞,以及一年數次的運輸噩夢。
交通嚴重阻塞、安全壓力空前、消費質量下降,最重要的是,全國各處所謂的「景點」,生態環境不堪沉重負荷。
幾年前,中國華山曾因所謂黃金周,幾乎山崩。100 名遊客半日之內湧入華山東線景區,華山有一條險峻的山澗窄路,寬窄不超過兩米,還擠塞 5、6 人,十餘米的空中棧道,竟有 1、200 人。當日 2,000 名遊客滯留在棧道的下站,排隊長達 3 小時,下面的遊客鼓噪,上面在索道滯留的人在峭壁之上寸步難行,險象橫生。
根據官方統計,黃金周非保持不可。每一個黃金周長達 7 日,全國總消費支出可達 2,000 多億產值。集中休假造成的擠塞、污染、景點破壞,還可以衍生出燃油消耗、修復景點等「副增長」。在一個迷信 GDP 的國家,黃金周一旦取消,後果無人敢負責。
2016 年,十一黃金周有超過 7.4 億人離家出遊,相當於全國一半以上人口。在農曆新年前後 40 日,有 30 多億人次的人口流動,佔全球人口 3 分 1,相當於全國人口像洗牌一樣,完成兩次大遷移。
每周 7 日作息制度,本來由創世記的上帝創造,經過五千年驗證,已經證明是人類生活的最佳安排。
但中國強大,要破壞西方文明的 7 日作息制,而採取「黃金周假日集中制」。結果是每年 52 星期攤分兩個工作天的悠閒,假日則集中在全國 4、5 個所謂黃金周,令中國集體癱瘓停擺,而與此同時,外國政府、西方公司機構、銀行和海關卻在上班。
而中國在周末是照樣辦公的。亦即當世界在工作,中國卻癱瘓;而中國在工作時,全世界在休息。違抗世界潮流,莫此為最。
「黃金周」的神話破滅了,但香港的消費增長卻被「黃金周」的咒語鎖住。對黃金周的檢討呼聲已經冒起。甚麼是黑,甚麼是白?似乎每 20 年,所謂的大是大非,總會經歷一次顛倒的輪迴。

Labels: ,

Thursday, August 31, 2017

神譯「歪風」變「unhealthy wind」 陶傑:中國人世紀可以任意改英文文法㗎

重奪公民廣場刑期覆核案於本月17日宣判,案件的中文判詞中將「違法達義」形容為「歪風」,引起社會關注。該案的英文判詞日前公布,但「歪風」一詞竟被翻譯為「unhealthy wind」,而「年輕人組織」則變成「young people organisation」。專欄作家陶傑認為,判詞出現中式英文與文法錯誤,不過中國人既已當家作主,連世界的文明規則都可改變,英文文法當然亦不例外。

對於判詞中的「歪風」被譯為「unhealthy wind」,陶傑接受《852郵報》查詢時表示,「unhealthy wind」實為Chinglish(中式英文),不過並非完全錯誤。如果空氣非常污染,「周圍有啲工廠啊、空氣污染嗰陣吹啲風埋嚟,就梗係『unhealthy』(不健康)啦」。不過他表示,自己不會指Chinglish不正確,「因為中國人呢,而家當家作主,佢哋可以改變世界嘅文明規則,當然可以改變英文嘅grammar(文法)」。

陶傑補充,英文其實沒有「歪風」這個字,因為操英文者的想法logical(符合邏輯),如「typhoon」在文字學及氣象學上為「颱風」,不可以說是一個「好風」還是「壞風」。因此即使有微風、大風、颱風及烈風,「就冇話咩『正風』或者『歪風』,英文人係唔會咁樣講嘢」。

對於應否將「歪風」翻譯為「unhealthy trend」,陶傑指這個字是Chinglish之餘,法官的判詞當中,只有重大刑事案件「可以用呢啲強嘅、帶有標籤性嘅adjective(形容詞)」。他舉例指,如有人謀殺了6名人士,就可以用「atrocious crime」(殘暴的罪行)形容。不過就政治抗爭的手段而言,甘地、曼德拉等人的行為就算今日被判錯誤,明日亦可被視為正確,因此「形容政治氣氛呢,係會盡量避免用adjective」。他表示,這種Chinglish可以在特區使用,不過說上不是「英文」,而「unhealthy wind」則比「unhealthy trend」更加Chinglish。

至於文中將「年輕人組織」譯為「young people organisation」,陶傑認為這其實是文法錯誤,英文中沒有這種說法,應該翻譯為「youth organisation」。「有識之士」雖然被翻譯為「individuals of learning」,但說法較怪,應為「learnt person」或「learnt individual」。他亦補充指,「而家係中國人世紀,佢哋可以任意改英文文法㗎,唔緊要㗎。鬼佬如果見到佢哋手上有錢呢,唔接受都會接受㗎,聽得明㗎。」

陶傑亦指,文中「違法達義」譯為「achieving justice by violating the law」正確,不過他認為這個翻譯應該並非翻譯判詞者自創,因為懂得這樣翻譯的人,「係唔會犯一啲『young people organisation』嘅錯誤。

http://www.post852.com/227744/

Friday, July 14, 2017

劉曉波優生學

2017年07月14日

諾貝爾和平獎得獎人劉曉波先生,是很崇高的人物,堪稱「中國版甘地」,但其悲劇在於,同樣也聲稱「我沒有敵人」的甘地,其對手是奉行耶教和理性文明的英國。
劉曉波先生的「我沒有敵人」,是文化土壤的錯配,其「零八憲章」,屬老生常談,但是劉先生一九八八年的論斷,卻十分精確,他說:「我絕不認為中國的落伍,是幾個昏君造成的,而是每個人造成。因為制度是人創造的,中國所有悲劇,都是中國人自編自導自演和自我欣賞,這可能與人種有關。」
劉先生三十年前就直陳所謂中華民族的人種有重大缺陷,可謂前瞻洞見。不必「可能」了,美中兩國專家,已經有科學論據支持:中國農村六成幼童,因父母不懂養育,已經是智力低下的一群。
農村人口如此,城市好不了多少,因為農村人口大量湧往城市。城市大量五毛和大媽,低智力者恐不止六成,有待中國再夥同美國,公佈調查,讓世人開開眼界。
劉先生大膽指出中國「人種」此一優生問題、人類學問題,劍指西方左膠聞之色變的「納粹禁區」。以左膠知識份子的標準:劉曉波是一名極右法西斯份子。但是這一次,左膠搬了龍門,不,劉曉波是左派自由鬥士。
中國人的人種有問題,劉曉波不是創見,最早指出的是梁啟超,魯迅深入揭露之,半世紀後的柏楊,發揚光大。但劉曉波將此一論據Update到二十世紀,由中國人轉化為「強國人」之後,自己配合證實、鞏固、擴大此一論據。
若人種有缺陷,則此一民族應無能力行議會民主。但其中少數,若接受西洋教育夠深刻,有基因改良的機會,改以西方邏輯理性思維。但這樣一來,這少數的改良異類,一旦學會講道理,重品味,講話能壓低聲浪,會被絕大多數中國人排斥為洋奴和漢奸,咆哮着不把他們當中國人,因此廿一世紀,「中國人」和「非中國人」的界線更分明。除了胡適根本不是中國人,李登輝從來不將罵他的人關進監獄,他不做中國皇帝,也不是中國人,影響馬英九蔡英文,竟然可以容忍批評,也無中國人的氣味。
「劉曉波思想體系」即將成為文獻,其「中國人種缺陷說」,是劉先生的思想核心,這一段話,勝過「零八憲章」千言萬語。但既然人種有問題,讓這個民族享有一人一票,包括廣場大媽,必是世界災難。
劉則提出「做三百年西方殖民地」,但今天的西方,對這個人種失去了殖民的興趣,西方也經歷了變化,再無優秀的殖民人才。所以劉先生的答案,比較虛妄,但在理論上,還是十分有趣,值得探討。

Labels: ,

Wednesday, May 24, 2017

索性跟你拚了

2017年05月24日

梁特澳洲UGL問題,一人大戰立法會議員、會計師出身的梁繼昌,除了民建聯的周浩鼎因護主而英勇犧牲,特區梁班子無一人挺身支持特首收取UGL現金五千萬是「合情、合理、合法」,連董伯和梁愛詩也不說話,有點世態炎涼。

周浩鼎議員做了炮灰,搞得聲名狼藉,在政治的計算上,對於其本黨民建聯,是一隻在時機成熟時可以用完放棄的棋卒,但對於其本人,卻並無利益。

這位愛國愛港的周議員是直選產生的,下屆立法會選舉,要保住席位,不是不可能,而是要「黨」加大派放飯盒和租旅遊巴士的動員力度,譬如上屆一個叉鴨飯才可以打動那個選區的愛國大媽和新移民投「鼎」一票者,下一屆,如果我是那些「選民」,還要我投票支持周先生連任,我會老實不客氣,向民建聯地區支部的選舉主任嚴正要求,須在派給我的飯盒裏加菜,叉鴨之外,須還有海參和鮑魚各一。

政治是Give and Take的生意,美國的生意人「特朗普」做了總統,更成為世界潮流。特首辦塞給你一份文件叫你周議員修改,你遵命照辦有何好處?除非特首辦暗示,你若乖乖照辦,如果梁特沒有事,那五千萬分給你一成。

但即使如此,別的特首講話或許還算數,這一位卻有語言藝術的往績。千里求官只為財,「愛國是一盤生意」,一九六七年五月愛了國的許多人,許多還留有刑事案底,一輩子沒有得翻身,這就賠本得太慘了。

至於梁特,與一名立法會議員纏鬥,哪來的牛B底氣?底氣來自政協副主席的國家領導人身份、習主席握手認可,還加上反港獨總指揮、一帶一路港區聯絡人和大灣區中港融合協調人,兼任已經誓言會繼承梁特施政路線的小林鄭做特首之後的香港未來發展大規劃、大戰略、大遠景的大框架製作人、持有人、執行人,地位超然特殊,故此牛B得很有自信。

加上官到無求,確實膽自大。五年來受了不少的惡氣,這下子索性跟你拚了。什麼叫做不顧身份?毛澤東也不會放過一個胡風,點名全國追剿,也對一個做政協的梁漱溟開會時當眾辱罵。世界上的事,包括香港,須時時宏觀結合中國人的基因來看,才看得清楚。

Labels: ,

Saturday, April 08, 2017

英雄無淚

2017年04月08日

問問你媽媽那一代港女,三十多年前,她們首選是嫁港大醫學院的畢業醫生。

當港男當年辛苦追到一半的那個女生提出分手──那時沒有手機,不靠一段短訊,還是要正式約在紅寶石餐廳在叫了一杯奶昔喝了三分一時面對面提出的──而告訴他搶走她的那個男生比她和你均大四年,今年港大醫學院Final Year,而且最近還見了她眉開眼笑的家長,而你還剛掙扎進浸會書院傳理系,你就知道一切都完結,挽留沒有用,應該果斷放棄。

只是當年都年輕,身為初戀小男友必Take不到如此侮辱,重重一拳打在餐桌上,大吼:「醫生有什麼好?把X!你受得了他劏完屍的那隻手來搞你?」妒火焚心的小男生什麼都先想到性,不足為奇。

至於媽媽後來為何跟那個醫生也沒有結果,而跟做廠佬出身的這個阿爸結了婚,細節她從來沒有提。

The point is:為什麼這許多年後,港媽不接受二十八歲的女兒單身養一隻貓,一定要她抓緊母親追facebook發現好像正在追自己的女兒的那個史丹福畢業而剛進了摩根大通的Kelvin?

不錯,人人都知道劉鳴煒一早就不再Available,而Kelvin加入過曾俊華的助選團,政治也不是問題。只不過在facebook那張照片是許多人遊船河時許多分別合照的其中一張,The point is,你對Fund佬無興趣,而且自從一個英國劍橋畢業、年入千萬的基金佬在莊士敦道的豪宅肢解了兩個印尼性工作者(一樣是劏屍),你對這個行業的港男──不論他們是哈佛劍橋,還是一口英語帶有紐約口音,Plus加拿大國籍──已經有了偏見。

二十八歲是學會真正Give up的年齡。只有捨棄,才會擁有。把頭髮剪短,化妝薄得不再薄,不戴胸圍,改穿上次從印度買來的麻袍。養一隻閹了的公貓,在堅尼地城租一個三百呎的Flat,一屋的無印良品。海旁有一排酒吧,打開一部Lap-top,叫一杯咖啡就可以工作,你進入了Freelance和Free Fall的人生新階段。
一聲嗚咽的汽笛,海港駛進一艘貨輪,你抬起頭,看見灰濛濛不辨獅子山的海港。以前之種種,不言不悔,英雄無淚。手機震動了一下,該覆一個WhatsApp給你媽媽:媽媽我星期五會回來跟你晚飯。

Saturday, December 10, 2016

陶傑:中環小朋友的錯

2016年12月10日

梁振英終於黯然宣佈「為了照顧女兒和家庭,不尋求連任」。
此事對於明眼人,一點也不意外,對於不懂得中國政治的蟻民包括一眾抬轎賣力的梁粉,當然措手不及、嚇得口瞪目呆。
他們以為梁特連月來過關斬將,DQ 完梁游又司法覆核四議員,拳打港獨、腳踢法官、重創泛民、蕉皮鬍曾,連任意志堅定,愛國指數爆燈,簡直逢馬過馬,氣勢如虹。
如此放手豪睹,以不惜摧毀「一國兩制」的激進手段搏取個人連任,北京的中央核心,久經幾十年腥風血雨的中國政治,又豈會看不穿,認為這就是「可靠」人選,因而照單再收五年?
習近平已經多次警告:「一國兩制不走樣、不變形」。美國狂人總統杜林普上台,美中貿易關係,將會大受衝擊,狂人總統候任即對中國強硬不客氣,大量外資撤出中國,兌換美元成風,未來五年,中國面對西方世界,前景隱晦,風險空前,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國,並非厚愛香港人,而是為了利益,比以前更急須香港保持為國際城市此一管道和窗口。
在這個時候,不論中國大陸氣候如何混亂難測,習近平核心絕對不會希望香港加速「大陸化」,變成中國海岸的一個普通城市。很簡單的邏輯:中共毛澤東在 1967 年文革最極左時期,香港的左派揣摩上意,掀起暴動,企圖在動亂中促使「解放香港」,也被毛澤東周恩來喝停。奴才永遠比主子心急,這是中國人政治五千年不變的鐵律。
梁特四年,好性鬥爭,並啟用三兩極左紅色核心「智囊」,佐以大批外圍梁粉,在香港搞的正是薄熙來式不斷的「唱紅打黑」,更逐步加碼,升級為「軟性 67」的社會撕裂動亂,激化港獨,挑釁民憤,擴大衝突,製造敵人。像唐吉訶德舉矛揮劍,一次次衝向他的風車假想敵,以發動戰爭來迫使核心中央批准連任。
此等過時的文革熱戰鬥爭思維,明顯不符合未來美中關係和世界政治經濟變局。但香港人一向缺乏國際視野,只看着梁振英、林鄭、梁粉集團式的後宮爭寵金枝慾孽電視劇,連中環精英,也被梁特這套拋浪頭嚇倒,紛紛以為,捍衛國家領土,必定是連任頭號熱門無疑。
事實證明,他們又看錯了,而且,以後還會一次次再看錯下去。因為香港人只是一群金錢動物,不懂政治。
只是梁特雖然不連任,但已擁有 UGL 的現金五千萬,加上以前賺取的財富,如果運氣好,不必像曾蔭權一樣被亷署檢控——By the way, 曾爵士應該「平反有望」—— 還可以獨自回英國種花,跟回英國家庭團聚的林鄭,做街頭街尾的鄰居,然後在對面那家叫 Hong Kong House 的 Chinese Takeaway 偶遇,只是一眾「以做梁粉為榮」的粉末嘍囉,四年來得罪人多,未來五年繼續憑吹水撈取高薪的希望幻滅,其中的一些,將會與梁游一樣前景暗淡。樹倒猢猻散,下任特首不論何人,撥亂反正,必須清洗瘀泥一樣明暗隱藏的閹黨。
中國人的帝皇太監政治,污穢之處,近墨者黑,其陰險惡毒絕非香港中環的小朋友可以想像。四年前早有智者在高處警告,用這個人做特首,對國家有害,對香港有害。現在果然應驗。

Labels: ,

Wednesday, October 26, 2016

告訴她你沒有房產

2016年10月26日

港男自從一出生,即蒙受巨大壓力,因為怕被說英文夾雜粵語的名校兼留學回流的Executive蘭桂坊港女看不起。

雖然港女也有婚嫁困難的問題。跟鬼佬一向有前途,但自從香港莊士敦道一豪宅之投資銀行高級鬼佬──還是英國劍橋畢業的呢──虐殺兩名印尼女子,「鬼佬」和「國際級投資銀行」此兩大高尚品牌,至少短暫地,蒙上一抹陰影。

可憐大量品學兼優的港男報讀大學,仍以金融管理為首選,畢業後目標職業為英美法德投資銀行,希望入職三年,年薪花紅至少年入三百萬港元,出Trip紐約可以乘坐商務艙。

但港女有成為傑青者,據說二十五歲可以買樓,兩年可以供滿。

最近收到私募基金Gaw Capital的朋友Christina的短訊,她曾在高盛和UBS任職,兩年前以七十億買下洲際酒店,現在她告訴我最近以私人名義,購入了一名陳姓港男、名叫Samuel的旗下公司的股權,令該港男之企業破億。

我問:那麼他掘到第一桶金,買了樓沒有?是中半山還是九龍塘?消息傳回:該沒有得過傑青獎的港男竟然拒絕將第一桶金置業,而是繼續投資。

我說:這就有前途了,因為一般港男,一朝擁有了置業能力,必獵色心切,至少在喇沙利道或司徒拔道低調擁有一單身行宮,意大利裝修,廳堂內一盞Louis Poulsen的水晶吊燈,開篷平治,搞得全城的小明星皆騷然爭相打聽他是誰。

但是如果沒有,這就不尋常了,對不?想一想也很聰明。與其在房價泡沫高漲時置業,寧願租住服務公寓,用少很多的錢,從美國Hatteras公司訂一艘遊艇。僱一個嘴巴很密的��喀做船夫,艇內另有雙人床豪華套房、酒櫃,以及聲控光暗的燈台。

告訴在蘭桂坊或IFC邂逅的港女:不,我沒有物業,我買不起,住的地方還是租的。如果她還肯跟你,就是真心的。一年之後的午夜,用黑布蒙上她的眼睛,帶她到深灣碼頭,一、二、三,睜眼,Wow,這就是我們將來的家。

那一夜你們在船上渡過。第二天黎明,你把她全身吻醒,打開床頭抽屜,取出一枚求婚的戒指,而且讓她不經意瞟見,抽屜裏有一本加拿大護照。

然後帶一瓶香檳,兩隻玻璃杯,拉着她的手跑上甲板,日出的時候,她熱淚盈眶地對你說:Yes。

Label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