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08, 2017

英雄無淚

2017年04月08日

問問你媽媽那一代港女,三十多年前,她們首選是嫁港大醫學院的畢業醫生。

當港男當年辛苦追到一半的那個女生提出分手──那時沒有手機,不靠一段短訊,還是要正式約在紅寶石餐廳在叫了一杯奶昔喝了三分一時面對面提出的──而告訴他搶走她的那個男生比她和你均大四年,今年港大醫學院Final Year,而且最近還見了她眉開眼笑的家長,而你還剛掙扎進浸會書院傳理系,你就知道一切都完結,挽留沒有用,應該果斷放棄。

只是當年都年輕,身為初戀小男友必Take不到如此侮辱,重重一拳打在餐桌上,大吼:「醫生有什麼好?把X!你受得了他劏完屍的那隻手來搞你?」妒火焚心的小男生什麼都先想到性,不足為奇。

至於媽媽後來為何跟那個醫生也沒有結果,而跟做廠佬出身的這個阿爸結了婚,細節她從來沒有提。

The point is:為什麼這許多年後,港媽不接受二十八歲的女兒單身養一隻貓,一定要她抓緊母親追facebook發現好像正在追自己的女兒的那個史丹福畢業而剛進了摩根大通的Kelvin?

不錯,人人都知道劉鳴煒一早就不再Available,而Kelvin加入過曾俊華的助選團,政治也不是問題。只不過在facebook那張照片是許多人遊船河時許多分別合照的其中一張,The point is,你對Fund佬無興趣,而且自從一個英國劍橋畢業、年入千萬的基金佬在莊士敦道的豪宅肢解了兩個印尼性工作者(一樣是劏屍),你對這個行業的港男──不論他們是哈佛劍橋,還是一口英語帶有紐約口音,Plus加拿大國籍──已經有了偏見。

二十八歲是學會真正Give up的年齡。只有捨棄,才會擁有。把頭髮剪短,化妝薄得不再薄,不戴胸圍,改穿上次從印度買來的麻袍。養一隻閹了的公貓,在堅尼地城租一個三百呎的Flat,一屋的無印良品。海旁有一排酒吧,打開一部Lap-top,叫一杯咖啡就可以工作,你進入了Freelance和Free Fall的人生新階段。
一聲嗚咽的汽笛,海港駛進一艘貨輪,你抬起頭,看見灰濛濛不辨獅子山的海港。以前之種種,不言不悔,英雄無淚。手機震動了一下,該覆一個WhatsApp給你媽媽:媽媽我星期五會回來跟你晚飯。

Saturday, December 10, 2016

陶傑:中環小朋友的錯

2016年12月10日

梁振英終於黯然宣佈「為了照顧女兒和家庭,不尋求連任」。
此事對於明眼人,一點也不意外,對於不懂得中國政治的蟻民包括一眾抬轎賣力的梁粉,當然措手不及、嚇得口瞪目呆。
他們以為梁特連月來過關斬將,DQ 完梁游又司法覆核四議員,拳打港獨、腳踢法官、重創泛民、蕉皮鬍曾,連任意志堅定,愛國指數爆燈,簡直逢馬過馬,氣勢如虹。
如此放手豪睹,以不惜摧毀「一國兩制」的激進手段搏取個人連任,北京的中央核心,久經幾十年腥風血雨的中國政治,又豈會看不穿,認為這就是「可靠」人選,因而照單再收五年?
習近平已經多次警告:「一國兩制不走樣、不變形」。美國狂人總統杜林普上台,美中貿易關係,將會大受衝擊,狂人總統候任即對中國強硬不客氣,大量外資撤出中國,兌換美元成風,未來五年,中國面對西方世界,前景隱晦,風險空前,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國,並非厚愛香港人,而是為了利益,比以前更急須香港保持為國際城市此一管道和窗口。
在這個時候,不論中國大陸氣候如何混亂難測,習近平核心絕對不會希望香港加速「大陸化」,變成中國海岸的一個普通城市。很簡單的邏輯:中共毛澤東在 1967 年文革最極左時期,香港的左派揣摩上意,掀起暴動,企圖在動亂中促使「解放香港」,也被毛澤東周恩來喝停。奴才永遠比主子心急,這是中國人政治五千年不變的鐵律。
梁特四年,好性鬥爭,並啟用三兩極左紅色核心「智囊」,佐以大批外圍梁粉,在香港搞的正是薄熙來式不斷的「唱紅打黑」,更逐步加碼,升級為「軟性 67」的社會撕裂動亂,激化港獨,挑釁民憤,擴大衝突,製造敵人。像唐吉訶德舉矛揮劍,一次次衝向他的風車假想敵,以發動戰爭來迫使核心中央批准連任。
此等過時的文革熱戰鬥爭思維,明顯不符合未來美中關係和世界政治經濟變局。但香港人一向缺乏國際視野,只看着梁振英、林鄭、梁粉集團式的後宮爭寵金枝慾孽電視劇,連中環精英,也被梁特這套拋浪頭嚇倒,紛紛以為,捍衛國家領土,必定是連任頭號熱門無疑。
事實證明,他們又看錯了,而且,以後還會一次次再看錯下去。因為香港人只是一群金錢動物,不懂政治。
只是梁特雖然不連任,但已擁有 UGL 的現金五千萬,加上以前賺取的財富,如果運氣好,不必像曾蔭權一樣被亷署檢控——By the way, 曾爵士應該「平反有望」—— 還可以獨自回英國種花,跟回英國家庭團聚的林鄭,做街頭街尾的鄰居,然後在對面那家叫 Hong Kong House 的 Chinese Takeaway 偶遇,只是一眾「以做梁粉為榮」的粉末嘍囉,四年來得罪人多,未來五年繼續憑吹水撈取高薪的希望幻滅,其中的一些,將會與梁游一樣前景暗淡。樹倒猢猻散,下任特首不論何人,撥亂反正,必須清洗瘀泥一樣明暗隱藏的閹黨。
中國人的帝皇太監政治,污穢之處,近墨者黑,其陰險惡毒絕非香港中環的小朋友可以想像。四年前早有智者在高處警告,用這個人做特首,對國家有害,對香港有害。現在果然應驗。

Labels: ,

Wednesday, October 26, 2016

告訴她你沒有房產

2016年10月26日

港男自從一出生,即蒙受巨大壓力,因為怕被說英文夾雜粵語的名校兼留學回流的Executive蘭桂坊港女看不起。

雖然港女也有婚嫁困難的問題。跟鬼佬一向有前途,但自從香港莊士敦道一豪宅之投資銀行高級鬼佬──還是英國劍橋畢業的呢──虐殺兩名印尼女子,「鬼佬」和「國際級投資銀行」此兩大高尚品牌,至少短暫地,蒙上一抹陰影。

可憐大量品學兼優的港男報讀大學,仍以金融管理為首選,畢業後目標職業為英美法德投資銀行,希望入職三年,年薪花紅至少年入三百萬港元,出Trip紐約可以乘坐商務艙。

但港女有成為傑青者,據說二十五歲可以買樓,兩年可以供滿。

最近收到私募基金Gaw Capital的朋友Christina的短訊,她曾在高盛和UBS任職,兩年前以七十億買下洲際酒店,現在她告訴我最近以私人名義,購入了一名陳姓港男、名叫Samuel的旗下公司的股權,令該港男之企業破億。

我問:那麼他掘到第一桶金,買了樓沒有?是中半山還是九龍塘?消息傳回:該沒有得過傑青獎的港男竟然拒絕將第一桶金置業,而是繼續投資。

我說:這就有前途了,因為一般港男,一朝擁有了置業能力,必獵色心切,至少在喇沙利道或司徒拔道低調擁有一單身行宮,意大利裝修,廳堂內一盞Louis Poulsen的水晶吊燈,開篷平治,搞得全城的小明星皆騷然爭相打聽他是誰。

但是如果沒有,這就不尋常了,對不?想一想也很聰明。與其在房價泡沫高漲時置業,寧願租住服務公寓,用少很多的錢,從美國Hatteras公司訂一艘遊艇。僱一個嘴巴很密的��喀做船夫,艇內另有雙人床豪華套房、酒櫃,以及聲控光暗的燈台。

告訴在蘭桂坊或IFC邂逅的港女:不,我沒有物業,我買不起,住的地方還是租的。如果她還肯跟你,就是真心的。一年之後的午夜,用黑布蒙上她的眼睛,帶她到深灣碼頭,一、二、三,睜眼,Wow,這就是我們將來的家。

那一夜你們在船上渡過。第二天黎明,你把她全身吻醒,打開床頭抽屜,取出一枚求婚的戒指,而且讓她不經意瞟見,抽屜裏有一本加拿大護照。

然後帶一瓶香檳,兩隻玻璃杯,拉着她的手跑上甲板,日出的時候,她熱淚盈眶地對你說:Yes。

Labels: ,

Monday, October 17, 2016

這兩個字不便宜

2016年10月16日

僑居香港的外國朋友紛紛問:這個地方發什麼瘋,港獨紛爭,尚未解決,突又爆發支那風暴。

因為蘇格蘭、魁北克、台灣、西藏都想獨立,西方朋友都明白港獨是什麼意思。但是支那一詞,引起的爭議,就比較難解釋了。

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中國」一詞的發音,至今仍是穩當清晰的「支那」,所以拉丁文化人士,獲知他們口頭辱華了幾百年之後,只有最近幾天才引起十三億人大怒,覺得很困惑。

向英語系人士解釋,也要話分兩頭。英語的China讀「猜那」或「普通話」的「拆那」,所以英語世界人士無法理解為何南歐人一聽到中國人這幾天對他們的一個詞彙覺得暴怒而可以產生一點點不安。英美人士完全沒有感覺。

而且這個i字,英美發音不同。英文的Either,與美國人講的Either,一個唸ai,另一個唸ee。Anti-missile的那個Anti,英美發音也不同。所以支那辱華時件,英語世界人士一頭霧水。

據說泰語和馬來語也稱支那。不知是不是因這兩個國家比較弱小,那邊幾百萬華僑一直也沒有感覺。當然,將來一帶一路實現之後,錢派到了,喝令該兩國更改詞彙,沒有問題。

支那一詞,據說始作俑者印度,古梵文為「大智」之意,印度人最會裝儍,也不理會。

就此事最懂得路數的當然是日本,因為戰後經過中華民國前總統蔣中正向日本交涉,不准日本再使用支那一詞。日本尊敬蔣公以德報怨,放棄戰爭賠償,一九四五年以後日本不再稱支那,改兩個字,以換取那時的中國索取巨額戰爭侵略賠償,當然悄悄快速遵命啦。

因為據說如果日本真要賠償,以當時通脹計,殺了這許多人,至少美金兩百億。蔣介石放棄索償此一立場,由毛澤東周恩來也向田中確認,如果還支那支那的叫下去,蔣介石一光火,就會改變心意索償了。所以那兩字,每字值一百億美金。這兩個字,一點也不Cheap,其實身價極貴。

支那風暴,理性一點來看,其中有語言學、歷史、文化習俗、經濟的龐大通識。更扯上鴨脷洲古語發音考據(後來查明無關),兩個香港年輕人惡作劇,但如果以平常心看待,也令人增廣見聞。

Labels: ,

Sunday, October 16, 2016

2016年10月16日, 復旦首席經濟學家論壇

2016年10月16日, 復旦首席經濟學家論壇

張五常:各位同學,三十多年前,我回香港任教職的時候,一個朋友叫我多寫文章,提供意見。我當時對他解釋,我是從事學問的,我不是改革社會的,我可以不說,我可以說錯,但是我不能說我不相信的。

我是抗戰時期離開大陸逃難的人,我在大陸捱過飢餓,是不可能不關心國家的,就這麼簡單。我的關心是肯定的,希望國家好也是肯定的。

經濟不好樓市卻飆升的三個原因

在目前來看,中國是有很多問題的。在八年前,推出新勞動合同法的時候,我就說會有很多地方發生負增長,現在回看,有些地方是很明顯的出現了負增長,但是沒有人知道國家整體真實的統計數字,地方政府打報告上去的數字,因為種種原因很多問題我不想說,但是大家都知道,中國目前的經濟情況是不好。

在這種情況之下,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某些城市的房地產上升很快,深圳市、上海市、北京市、杭州市等等都在限購,假離婚也不行,這個現像是需要解釋的。經濟不好是事實,具體不好到什麼程度,還很難說。但是某些城市樓市的提升,是絕對是真實的。

經濟不景氣,樓價卻飆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但很難解釋,原因是因為由於幾個因素的合併,我自己認為,要找到滿意的答案,要向你們解釋,為什麼經濟不景,而樓價會上升呢?基本上有三個不同的理由。三個不同的理由帶來三個不同的現象,加起來就是為什麼樓價在某些城市會急升的現象。

第一個理由就是《新勞動合同法》的推出,一些月薪是八九千塊的人,基本上是沒什麼管制,反而三四千、四五千的勞動者比較麻煩。《新勞動合同法》的那些條例裡,政府雖然說不會主動的管理,不會主動的執行,但是你要拿一個《新勞動合同法》去搞事情是可以的。還有很多地方工人拿著《勞動合同法》的某一條,勒索企業。但是到月薪八九千塊那個層面,就這個問題就比較少了。

在這種情況之下,像深圳這種做高科技產業的城市,八九千塊的工作很容易找,就產生了一個很奇怪的兩極分化的現象。深圳人口的增長幅度沒有統計數字,但是聽起來是很嚇人的。幾年前,深圳只有幾百萬人口,現在達到了兩千一百萬,過幾年就要變成三千萬人了。那麼有這個現象的發生,樓價當然上升了,深圳升得太急,在深圳附近的城市比如東莞也跟著上去了,惠州也上去了,這是相當明顯的。因為有很多人,尤其是中國唸書念得比較好的青年,跑到深圳去。

杭州、上海、北京的情況也是如此的,那些青年開始集中到有高科技產業的城市,這些城市的《勞動合同法》對他們沒有太大的約束,他們移民到那些城市,這是某些城市樓價上升的第一個原因。

第二個理由呢,在目前的《勞動合同法》局限之下,在中國投資設廠根本沒有辦法做。你說到東莞去開廠,人家說你神經病,根本沒得做。這就是錢都轉到房地產的原因。

第三個原因最重要,全世界都在說人民幣匯率要下降。另一方面,現在人民幣出境是很困難。你們知道地下錢莊很重要,他們協助小工廠做生意,但幾十年來,我沒見過地下錢莊這麼難把錢轉出去的。你想想看這個問題,人人都認為人民幣要下跌,你想要保值,錢又出不去,就變成了“困獸鬥”的場面。只能逼著你在國內買地產,當然,人民幣會不會下跌我不清楚,但是全世界都這麼說。所以這三者合併,就促成現在這個情況。

如果要買樓,那當然是買在高科技產業所在的城市的,以我比較熟悉的深圳來說,有華為這樣的公司,杭州也有阿里巴巴這樣的企業。假如要請一個很厲害的員工,在大陸起薪只要八九千塊人民幣,而香港需要兩萬塊錢左右。美國請一個相同水準的人大概需要人民幣四五萬塊錢,而中國有這麼多精英。

兩年前我說,十年之內深圳會超越香港,他們不相信,但是我最近說,不需要等十年,現在已經超過了。我還可以肯定的說,十年之後,深圳會超越美國的矽谷。你們敢不敢跟我打賭呢?

但是講良心話,中國這麼大的國家,是不可能都搞高科技的,現在很多工廠都搬到了越南、印度,本來中國製造是很厲害的,但是因為有《勞動合同法》的存在都搞垮了,我們是不可以沒有這些工業的,可《勞動合同法》堵在那邊。

現在人民幣的弱勢,國際上很清楚,所以中國政府也擔心,不敢把人民幣放出去,如果人民幣蜂擁出去,一定會貶值,假如人民幣維持前兩年的強勢,人民幣是不會外流的,所以一定要把人民幣維持在一個很穩定的局面。

西方有一些國家很希望中國發展的不好,有些國家很希望把中國搞垮。如果把人民幣搞得強勢、穩定的話,出口,引進外資都會受影響,所以一定要撤銷《勞動合同法》、《反壟斷法》,而且還要保持當前的縣域制度。

可以改良制度但不能拆散制度

其實,中國的製度是很好的,我寫過一本書解釋,說最好的製度也不過是這個制度,不要跟事實爭議。中國有現在的增長絕對是人類的奇蹟,從90年代到2007年,這二十年時間,絕對是人類歷史沒有見過的奇蹟。不要跟成功爭論,你不能左談右談,要靜下心來問這個題目。

批評中國很容易,但不能只是批評。中國政府當然是有做對的地方,比如縣域競爭制度做得就很好。中國有自己的文化,跟世界其他地方是不一樣的,不要什麼都抄外國的。你要搞清楚,什麼算貪污,什麼不算貪污。中國人送禮比外國人大方得多了,過年過節小孩子的壓歲錢要很大一包,十年前月餅的故事你們都知道,請客吃飯是很普通的事情,這是因為中國的傳統和風俗,再加上地方政府那種層層承包的設計,造成了縣與縣之間的競爭,才出現了人類史無前例的經濟發展。

在調查一個中國縣長的時候,發現他一個月才不過四五千塊錢,加上應酬費一兩萬,他要幫助地方的企業做很多事,把企業安排得非常好,企業請他吃一頓飯,送一點禮物總是難免的。但現在這個問題很麻煩,又不准送禮。現在整個景德鎮全部是負增長,你們去看看。

因為“反腐敗”那一條線不是很清楚,有些貪污是明顯的,但是那一條線怎麼畫,不是那麼清晰。以中國的文化來說,這也是很難畫清晰的。如果在中國設了工廠,假如水不清,山上流下來水很骯髒,你只要打一個電話給地方乾部,他們就有人來幫你弄好。因為他把你的生意當做他份內的,他把一個縣當成一個商業機構,為了要跟其他的縣爭取生意,所以他給你提供很多很多的服務。你都很難相信服務能夠那麼周到,其中包括喝酒、吃飯。那麼現在的製度搞得很麻煩。

國家應該怎麼做呢,如果你不喜歡這個制度,你就要改良這個制度,但你不可以在這個制度之下,這個不准,那個不准,那就把製度給拆散了。其實是因為現在的製度,中國才有了大發展。我說這個制度一定要再改,因為它不能夠持久。

現在有個獎金制度,大概是以土地引進外資,然後有獎金制度大家就拼命做,導致土地越來越少,進而能夠用來引進外資的土地也越來越少。現在不能再用以往的獎金制度了,這不是誇張的。



樓市過快上升很危險

事實上中國本身有很成功的地方,但我開始擔心一個問題,我用方程式來表達,就是“W=Y/R”。這個方程式是費雪在二三十年代的偉大貢獻。W是什麼?是財富,以我們現在來說,樓價是財富,收藏品是財富,自己的學識也是財富。Y是年金的收入,就是預期的收入。R是利息率。這就說明,你的財富等於預期的年金收入除以利息率。這一點非常重要,換言之預期年金收入上升,財富就會上升。或者預期的利息率下降,財富上升。

預期收入上升,財富也會上升。因為收入的變動,會導致財富的變動。在房地產來說,因為租金的變動,會導致樓價的變動。因為租金變動要除以利息率,這個基本上是很可靠很有用,很簡單的一個方法來看,怎麼看財富跟收入的關係。

但現在出現了一個問題,在某些情況之下,財富轉變了。美國1929年財富飆升,2007、2008年,樓價財富飆升,日本80年代後期,樓價飆升,顯然不是因為收入變了,也不是利息變了,這種現象會出現的,但機會不多。而因為財富無端端的上升的很急,然後發生急跌,可能會帶來經濟的大蕭條。

假如財富的上升,由於預期收入的上升,而真的當預期收入有上升的時候,投入上升是理所當然的,這是很合理的事情。假如財富無端端的上升,由於種種原因逼他上升,突然間跌下來的時候,就會有很大的麻煩,這是市場無從調整的,假設這種事情發生的話。為什麼呢?很簡單,假如我的兒女去唸醫,預期的收入上升,所以我今天多花一點錢也沒有關係,因為未來的我的兒女快變醫生了。這是預期的收入上升,所以我現在財富上升了。







假如突然間我的房子無端端的上升了一倍,我自己以為我將來收入會上升,而事實上只是你現在房子上升了一倍,上升了兩倍,你事實上會把這個房子賣掉,而享受這個高收入,你可以做得到。但是在某些情況之下,樓價上升不是因為預期的收入上升,其他某種原因讓他上升,樓價上升,那些以為自己將來收入會上升的人,計劃就不一樣了,你擁有一層樓,突然間變到一千萬,你將來的話,你以為自己有一千萬帶來的收入,你想想,你預期的收入,這種無端端財富上升的,預期之後,然後將來生活都被改掉了,當它無端端又掉下來的時候,那就很麻煩了。

出現這種情況,我剛剛講的這三次的經驗,他們都沒有脫離這個困境。預期的租金上升,當然是好事了,預期的收入好,你自己財富增加。假如這個樓價上升,是某種情況逼出來的話,那樓價下跌的話就會很麻煩。幾十年都翻不了身的,這是日本的經驗,這是很恐怖的事情。

那中國是不是現在到了那個地步呢?我的觀點應該還沒到,但是你現在這個情況,還是逼著樓價一直上升,所以說來說去都是要取消《勞動合同法》、取消《反壟斷法》,再繼續引進外資,你一定要鼓勵製造行業,製作行業是很難做的,鼓勵他們。然後人民幣遲早都要放出去的,前幾年的形勢很好,應該放出去,我也寫得很清楚。要像一個錨把它放出去,但是現在呢?假如現在放出去,我們適時的看到,人民幣有弱勢。人民幣弱勢的時候放出去會流得很厲害,人民幣強勢的時候放出去會很好,所以一定要把人民幣搞好。

結論就是我們現在經濟是有問題的,但是現在這些問題不是不能解決的。

謝謝各位。

Labels:

Wednesday, September 28, 2016

杜林普上台也不錯

2016年09月28日

 美國總統候選人辯論,杜林普正式宣布:他上了台,美國不會再做世界警察。杜林普說:美國沒有錢,日本、南韓、沙地阿拉伯,以後要自己出錢防衛。
這樣一來,就形成一個很有趣的「吊詭」(Paradox)──美國做世界警察的時代正式結束,這個世界就沒有帝國主義霸權。沒有了霸權,世界就提升到真正多元、平等的理想境界。這正是西方左翼知識份子、也包括中國左毛長期要求的理想世界。
但好笑了:替左膠全力實現此一公平世界理想國的,卻是一名據說是極右法西斯的美國總統。
杜林普上台,日本要自己顧自己,只有一條出路:就是全力建立軍隊,還必須緊急製造核武,以防一海之隔的敵國如北韓的突襲。關乎一個優秀的民族生死存亡,局勢極其嚴峻,不但安倍首相任重道遠,可以成為自伊藤博文之後最偉大的首相,文明世界的人,一定支持。
至於南韓也要自己謀救。朝鮮半島的美軍撤退了,這是南韓左膠大學生長期反美示威抗議扔燃燒彈爭取的,現在他們的夢想實現了。非常好,我也恭喜。
但朴槿惠的大韓民國政府無力製造核彈,這一點也是緊急的,只有跟這位大亨美國總統在商言商,談一下保護費的數額。當然,日本一夜之間擁有核彈之後,有了正式的皇軍,韓國人民如果正式提出申請,相信日本朝野會寬恕他們多年毫無理性的反日狂躁,也可以即刻向南韓駐軍保護,但南韓全體國民必須保證,顧全大局,控制自己的情緒,什麼慰安婦之類的小事,已經圓滿結束,不可以再孩子氣地胡鬧了,好嗎?
至於中東,沙地阿拉伯石油像黃金一樣長噴,富冠全球,如果不出錢自我防衛,等同李嘉誠的菲傭和司機,要由香港特區政府即納稅人付錢出糧,所以杜林普當然說得對。
美國退出中東,以色列也要自衛,當然要大量造核彈防衛聖城耶路撒冷。我大力擁護,因為這是上帝的旨意,全球天主教徒基督徒,包括鄺保羅主教轄下的聖公會,也會全力支持。
杜林普上台,氣質相若,惜英雄重英雄,反而可以跟俄國普京和解。兩位強人,將可以分享二一八年諾貝爾和平獎。
以上觀點全部基於一個世界公民必具的邏輯常識,不以哪一個民族偏狹的情緒為角度。任何人看到了,覺得憤怒或發瘋,哈哈,因為他們無法批駁,因為他們長期為愚昧、狹隘、偏激的教條洗了腦。

Labels: ,

Thursday, September 08, 2016

精緻的種族歧視

2016年09月08日

澳洲的毛左華人在中國領事館協助之下,在雪梨和墨爾本租用市政府的古典建築音樂廳,舉行紀念毛澤東的紅歌音樂會,替中國輸出所謂「軟實力」。大廳張貼巨幅毛頭赤色海報,出現在澳洲這樣的西方文明城市,被指為品味惡俗,對環境觀瞻形成污染。

另外一批有常識和經歷的中國移民,寫信給市政府抗議,質問以這個殘殺了百千萬中國人民的亞洲暴君,竟然有人在澳洲公然開歌頌的音樂會,請問此舉是否符合澳洲的民主自由精神?

澳洲市政府官員是一批左膠,回信宣稱:我們雖然不一定同意音樂會的內容,但不能妨礙他們的表達自由。

但質問的人追問:你們會容許任何西方僑民在市政廳音樂會舉辦紀念希特拉壽辰的音樂會嗎?

這就是白人左膠的問題所在了。香港大學荷蘭裔歷史學家馮客,曾經出版研究毛澤東大躍進飢荒的學術著作。馮客對星期日泰晤士報說:西方人對希特拉的 納粹主義深痛惡絕,但對任何紀念毛澤東的活動卻曲以「包容」,認為是表達和言論自由,因為在西方白人世界,毛澤東殘殺的八千萬是中國人,而不是猶太人或歐 洲人。白人的深層意識認為:中國人的命低賤,毛澤東的屠殺,只是一個偉大共產理想實驗過程中的一點點代價。

這種意識,是西方左膠對中國人生命價值的種族歧視。

不過我認為,最好笑的地方,是當中國人在西方城市理直氣壯地宣揚毛澤東時,無論是巴黎羅浮宮外唱紅歌的大媽,還是在澳洲舉辦頌毛音樂會的黃臉孔左 毛,他們不受阻撓,可以公開展示此等中國人民崇毛的熱情,他們想到他們的祖輩拖着小辮子在街頭被白人踢屁股、今日可以在西方吐氣揚眉地唱紅歌,還以為是 「國力」強盛、民族地位提升的證據。

中國人不了解西方人在意識深層對他們的蔑視。希特拉屠殺了二百萬猶太人,而毛澤東消滅的,僅是如同八千萬蟑螂老鼠型的低等生物。所以西方白人不會厭惡毛澤東,白左還相當崇毛,中國人命在共產實驗室裏多付出一點成本,沒有問題。

但希特拉不同,殺的是白人猶太人;史達林次之,殺的是斯拉夫裔的二等歐洲人。所以在西方白左以歐洲為中心的極權認知的光譜上,他們討伐希特拉,卻為毛澤東諸多辯解。在地理上越遠的,越成為他們心中的偶像。

許多中國人去了外國,出於崇洋,見到一些白左尊崇毛澤東,自己覺得臉上有光彩,住在外國,跟着一些洋人也懷念起毛澤東來。我在外國見過這種人,跟他們交談兩句,了解他們的心理,開始省悟為什麼毛澤東將中國人看得如此下賤,或許不無道理。

雪梨市政府終於撤消了毛會,反而令人覺得可惜。對呀,為什麼不讓他們演呢?

Label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