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5, 2018

陶傑:香港仔女取英文名滄桑錄

2018年04月25日


 中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在穿過一襲橫店電視劇 Feel 的中國古裝之後,忽然表白,說自己很愛國,故從無英文名字,子女也沒有。

但旋即被揭發其妻不只有英文名 Regina,連姓也是英國人的 Higgins。而梁副主席的特首繼任人林鄭月娥,也有一個英文名叫 Carrie。

很明顯,精通語言藝術的梁振英,間接指責其妻與其接班人,表達某種原因不明的不滿。這兩個在他生命中關係十分密切的女人,得罪過這位領導人甚麼?耐人尋味之餘,我不會由此假設,梁副主席患有類似音樂劇「窈窕淑女」中男主角 Professor Higgins 的「厭女症(Misogyny)」,但有理由相信,在這兩個重要的婦女之間,他可能長期活得不太開心。



梁振英早前盛裝出席活動。 圖片來源:梁振英/Facebook
But anyway,thanks to 梁副主席的話題,今天我只想探討一下香港人取英文名的「文化」。

香港人取英文名,是 50 年代興起「番書仔」之後開始。由女拔萃、聖士提反、喇沙等帶頭,一大堆私立英文書院學店生意蓬勃跟進,戰後一代香港仔女的英文名,又受到兩大流派的支配影響:第一是教會的修女神父教師,第二就是歐西流行曲。

第一類的英文名多半仿襲自聖經人物:John、David、Peter、Simon、Mary。

第二類則仿效自偶像,例如 Cliff Richard 的 Cliff 和 Richard 都分別有同學效法。70 年代我還有同學叫 Elton 和 Elvis,教英文的美國教師,上課點名唸到這些名字,我留意到他臉上強忍發笑的表情。

曾經有一支樂隊叫做 Peter, Paul and Mary。這三個歌手雖然純情,但出現的時間交疊著搖滾樂的「快歌」,名字又與聖經人物相同,香港番書仔女之中,一度都叫這三個 Hit 名,令人分不清楚這些學生仔到底是基督徒還是所謂飛仔,or both。

70 年代之後因杜魯福、高達電影,興取法國名,Pierre、Michelle、Armand。有一個同學告訴我,他叫做阿倫,正確拼 Alain,若誤呼之為 Alan,他會很憤怒,一次又一次矯正我的法文讀法,須跟隨阿倫狄龍,是「阿冷」(那個「冷」字唸「潮州打冷」的冷音)。

90 年代之後開始親日,英文名東洋化,如 Miko、Suki、Naomi。不知何故,聽到這些名字,我總會聯想起一身白雪公主般的女生校服:小白襯衫、小白裙子、白襪,領結一個淺藍色的水手領帶,手拿一隻小書包,一對兔仔牙。

東洋化的英文名字,不但令香港男生進入 AV 幻想時代,而且隱然 Develop 了一種男人在潛意識中,對未成年少女和校服戀癖(Paedophilia and Fetishsim)的複雜情結,不過不要怕,都是 Harmless 的。

今日的香港,還有英美大學校園,大陸新移民子女和海歸,抗拒洋人洗腦,民族尊嚴非常堅固。即使怎樣學英文,也不太願意取英文名,都還 XYZ 的保有中國普通話拉丁譯音:楊小明 Yang Xiao-ming,趙紅 Zhao Hong。對於要他們的洋同學或香港同學捧場,形成溝通上很大的挑戰。

不過不要緊,中國的護照可能還不獲太多國家免簽證承認,但中國人的 Cash 全球搶著要。因此我有信心,梵蒂岡也急於與中國建立邦交,必遷就中國,十年之內,新約聖經的「耶穌」,在紐約倫敦教堂白人黑人持見的英文版,會在中國政府嚴正要求下,改為 Yēsū。

Labels: ,

Monday, December 11, 2017

蒙娜麗莎有點淫

2017年12月11日



西方「文革」,開始失控。一個激進的女權團體,走進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指一張八十年前的油畫「德蕾莎夢寐」的少女,擺出「不雅姿態」,令人想入非非,喝令大都會美術館將畫移除。
大都會拒絕移除。本來,少數失意的「政治正確」文革份子發瘋,可一概當如犬吠,但這伙人將對這張畫的衝擊,與Me Too連線,呼籲「如果你曾簽署Me Too,也應該向大都會美術館簽署抗議」。
果然那麼快就由惡勢力騎劫,這就變成妖言惑眾,向文明基石發動進攻。這張畫的少女,獨自一人,豎起一條腿,自在入寐,裙底露出一截白色的內褲,有自然之美。多年前我在紐約記得見過,只知此畫有捕捉了青春唯美的瞬間天工之妙,完美不覺半絲性意味。
但是經這伙美左八婆單方面「詮釋」,而且一錘定論,他媽的,我再看,倒真覺得有幾分是男畫家的裙底意淫。
然而昔日的我,看此畫時本來很純潔,經這伙女左膠一講,我的意識受到這幫動機淫邪的壞女人玷污,這幫「大愛包容」,性侵犯了我的意識,並無包容,而是看見一隻包子,就想到乳房之「色淫」,認定只有她們的解釋才正確。
一旦正畫歪看,則張張都是淫畫。譬如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兩個衣冠楚楚的男人,夾着一個全裸的女人,坐在草地上。用二十一世紀珠三角的廠佬眼光,這個裸女像夜總會貴賓房裏的脫衣三陪。用西方女權的學術角度,這個莫名其妙一絲不掛的女角,是男畫家將女人的軀體「物化」,當做偷窺對象的消費品,踐踏婦女尊嚴,罪證確鑿。
「政治正確」的左匪,能下令移除這一幅,將來也會下令焚燒千百幅畫。最後連「蒙娜麗莎」,用這種人「大愛包容」的「平權目光」來審核,也犯了天條:蒙娜麗莎首先是達文西的模特兒,她面露的微笑,看來有幾分畫成如向達文西暗示:你想跟我上床嗎?如果想,我可以告訴你一夜要幾多錢。
蒙娜麗莎到底在微笑什麼,五百年來是一個謎。沒有左膠、極端女權和失意文人的博出位時,蒙娜麗莎的笑容聖潔、純真,可以是母性的漣漪展現,可以是女性的嬌甜欣喜,如天光雲彩,如嶺岫清溪,經過孤獨而充滿仇恨的極左勢力一「解讀」,只要左膠及其極少數喧嘩的啦啦隊覺得「受傷害」,「受冒犯」,蒙娜麗莎也可以是一個男畫家在描繪女性如何取悅、挑逗、媚乞「男性霸權」的潘金蓮,而達文西就變成了達文西門慶。真是笑死。

Labels: ,

Friday, November 24, 2017

他不懵董,你才懵懂

2017年11月24日

「千里求官只為財」,站在班子台上的精英,愛國是一門生意,只為一個錢字,一切只為演好這台戲,這一點人人明白。

像看皮影戲,雖然不要戳穿那層薄薄的紙兒,但忽有愛國精英在海外被捕,失手成為美帝這條大白鯊的點心,下囚黑獄。以前一齊剪綵乾杯,在人民大會堂見面的常客,竟紛紛劃清界線,一個個只當做不認識,中國人情冷暖,終究令壁上看戲的,須臾覺得不忍。

首先,身為香港人,不論如何愛國表忠,必須明白:「一帶一路」這盤巨大的棋,不是香港人玩得起的。

很簡單的旁證:為什麼最資深愛國的董建華伯伯,會將他的航運集團出售?一帶一路,加上所謂的「美國關係」,美中如果兩邊通吃,加上輪船網絡,一帶一路的成功先鋒樣板,首先應該是董伯家族。

但董伯帶頭不玩了,寧願高價賣給他的國家,這就說明,這個大遊戲,不適合香港人參與。再財迷心竅,都要學希臘神話裏的奧德賽,看見沉船在前面,而聽見海岬的崖石上,有一個蛇髮女妖,叫做Siren,正在吹奏非常動聽的音樂,你就要萬分小心。

文學、歷史、神話,我說過了:不可以像讀眼科醫學或電子工程,保證你畢業有一份高薪的工作,但如果讀得通,可以教你趨吉避凶。

國際政治的凶險,不是香港名校出來的精英所能了解。況且,許多由美國這位世界警察定下的防洗黑錢規矩──有美國做世界警察,真好──明明白白寫在那裏,怎會還公然將一筆與石油採購有關的巨款,由香港匯往紐約的銀行?這種低級錯誤,等同自投羅網。

為什麼會犯?不排除香港的愛國精英,長期自我洗腦,以為「美帝」真的已經衰敗,連紐約這個場子,加上非洲,都是炎黃子孫的圍獵場。

事實當然不是這個樣子。如果這個場子是你玩的,你那「金磚四國」早就可以用人民幣或盧布來交易付鈔。不要以為泰國布吉已經可以用人民幣來買白米,就充滿民族自豪感,不,巴黎的Tiffany,不論你一口氣買幾多珠寶和手袋,還只收歐羅,不收人民幣。

長期閱讀華文傳媒,出席普通話的中華經濟論壇,會令一個擁有很高學歷的香港精英,深感到身為中國人而感到驕傲的同時,很偏狹地理解這個世界。做中國人,悶聲發大財,非常應該,但在四周高呼「走出去」的亢奮之中,永遠要記住:董伯伯這位舊老闆雖然也在台上舉杯祝酒,他早已出售了航運生意。不,他一點也不老懵董,懵懂的是有天被美帝警察抓捕了的你。

Labels: ,

Wednesday, October 04, 2017

神話破滅



「十一黃金周」在中國開始引起網民的詛咒。
由廣州開車到深圳,明明全程高速公路只有 180 公里,塞車 10 小時。北京到天津只 80 公里,開車堵塞 5 小時。廣州市區到白雲機場約 30 公里,開了 8 小時。而香港到廣州 200 公里出頭,開了 18 個鐘頭。
曾幾何時,中國官方誇耀黃金周是中國人在享受 GDP 高速增長之後的「諸神假期」。到了今日,黃金周只是全國癱瘓的代名詞,以及一年數次的運輸噩夢。
交通嚴重阻塞、安全壓力空前、消費質量下降,最重要的是,全國各處所謂的「景點」,生態環境不堪沉重負荷。
幾年前,中國華山曾因所謂黃金周,幾乎山崩。100 名遊客半日之內湧入華山東線景區,華山有一條險峻的山澗窄路,寬窄不超過兩米,還擠塞 5、6 人,十餘米的空中棧道,竟有 1、200 人。當日 2,000 名遊客滯留在棧道的下站,排隊長達 3 小時,下面的遊客鼓噪,上面在索道滯留的人在峭壁之上寸步難行,險象橫生。
根據官方統計,黃金周非保持不可。每一個黃金周長達 7 日,全國總消費支出可達 2,000 多億產值。集中休假造成的擠塞、污染、景點破壞,還可以衍生出燃油消耗、修復景點等「副增長」。在一個迷信 GDP 的國家,黃金周一旦取消,後果無人敢負責。
2016 年,十一黃金周有超過 7.4 億人離家出遊,相當於全國一半以上人口。在農曆新年前後 40 日,有 30 多億人次的人口流動,佔全球人口 3 分 1,相當於全國人口像洗牌一樣,完成兩次大遷移。
每周 7 日作息制度,本來由創世記的上帝創造,經過五千年驗證,已經證明是人類生活的最佳安排。
但中國強大,要破壞西方文明的 7 日作息制,而採取「黃金周假日集中制」。結果是每年 52 星期攤分兩個工作天的悠閒,假日則集中在全國 4、5 個所謂黃金周,令中國集體癱瘓停擺,而與此同時,外國政府、西方公司機構、銀行和海關卻在上班。
而中國在周末是照樣辦公的。亦即當世界在工作,中國卻癱瘓;而中國在工作時,全世界在休息。違抗世界潮流,莫此為最。
「黃金周」的神話破滅了,但香港的消費增長卻被「黃金周」的咒語鎖住。對黃金周的檢討呼聲已經冒起。甚麼是黑,甚麼是白?似乎每 20 年,所謂的大是大非,總會經歷一次顛倒的輪迴。

Labels: ,

Thursday, August 31, 2017

神譯「歪風」變「unhealthy wind」 陶傑:中國人世紀可以任意改英文文法㗎

重奪公民廣場刑期覆核案於本月17日宣判,案件的中文判詞中將「違法達義」形容為「歪風」,引起社會關注。該案的英文判詞日前公布,但「歪風」一詞竟被翻譯為「unhealthy wind」,而「年輕人組織」則變成「young people organisation」。專欄作家陶傑認為,判詞出現中式英文與文法錯誤,不過中國人既已當家作主,連世界的文明規則都可改變,英文文法當然亦不例外。

對於判詞中的「歪風」被譯為「unhealthy wind」,陶傑接受《852郵報》查詢時表示,「unhealthy wind」實為Chinglish(中式英文),不過並非完全錯誤。如果空氣非常污染,「周圍有啲工廠啊、空氣污染嗰陣吹啲風埋嚟,就梗係『unhealthy』(不健康)啦」。不過他表示,自己不會指Chinglish不正確,「因為中國人呢,而家當家作主,佢哋可以改變世界嘅文明規則,當然可以改變英文嘅grammar(文法)」。

陶傑補充,英文其實沒有「歪風」這個字,因為操英文者的想法logical(符合邏輯),如「typhoon」在文字學及氣象學上為「颱風」,不可以說是一個「好風」還是「壞風」。因此即使有微風、大風、颱風及烈風,「就冇話咩『正風』或者『歪風』,英文人係唔會咁樣講嘢」。

對於應否將「歪風」翻譯為「unhealthy trend」,陶傑指這個字是Chinglish之餘,法官的判詞當中,只有重大刑事案件「可以用呢啲強嘅、帶有標籤性嘅adjective(形容詞)」。他舉例指,如有人謀殺了6名人士,就可以用「atrocious crime」(殘暴的罪行)形容。不過就政治抗爭的手段而言,甘地、曼德拉等人的行為就算今日被判錯誤,明日亦可被視為正確,因此「形容政治氣氛呢,係會盡量避免用adjective」。他表示,這種Chinglish可以在特區使用,不過說上不是「英文」,而「unhealthy wind」則比「unhealthy trend」更加Chinglish。

至於文中將「年輕人組織」譯為「young people organisation」,陶傑認為這其實是文法錯誤,英文中沒有這種說法,應該翻譯為「youth organisation」。「有識之士」雖然被翻譯為「individuals of learning」,但說法較怪,應為「learnt person」或「learnt individual」。他亦補充指,「而家係中國人世紀,佢哋可以任意改英文文法㗎,唔緊要㗎。鬼佬如果見到佢哋手上有錢呢,唔接受都會接受㗎,聽得明㗎。」

陶傑亦指,文中「違法達義」譯為「achieving justice by violating the law」正確,不過他認為這個翻譯應該並非翻譯判詞者自創,因為懂得這樣翻譯的人,「係唔會犯一啲『young people organisation』嘅錯誤。

http://www.post852.com/227744/

Friday, July 14, 2017

劉曉波優生學

2017年07月14日

諾貝爾和平獎得獎人劉曉波先生,是很崇高的人物,堪稱「中國版甘地」,但其悲劇在於,同樣也聲稱「我沒有敵人」的甘地,其對手是奉行耶教和理性文明的英國。
劉曉波先生的「我沒有敵人」,是文化土壤的錯配,其「零八憲章」,屬老生常談,但是劉先生一九八八年的論斷,卻十分精確,他說:「我絕不認為中國的落伍,是幾個昏君造成的,而是每個人造成。因為制度是人創造的,中國所有悲劇,都是中國人自編自導自演和自我欣賞,這可能與人種有關。」
劉先生三十年前就直陳所謂中華民族的人種有重大缺陷,可謂前瞻洞見。不必「可能」了,美中兩國專家,已經有科學論據支持:中國農村六成幼童,因父母不懂養育,已經是智力低下的一群。
農村人口如此,城市好不了多少,因為農村人口大量湧往城市。城市大量五毛和大媽,低智力者恐不止六成,有待中國再夥同美國,公佈調查,讓世人開開眼界。
劉先生大膽指出中國「人種」此一優生問題、人類學問題,劍指西方左膠聞之色變的「納粹禁區」。以左膠知識份子的標準:劉曉波是一名極右法西斯份子。但是這一次,左膠搬了龍門,不,劉曉波是左派自由鬥士。
中國人的人種有問題,劉曉波不是創見,最早指出的是梁啟超,魯迅深入揭露之,半世紀後的柏楊,發揚光大。但劉曉波將此一論據Update到二十世紀,由中國人轉化為「強國人」之後,自己配合證實、鞏固、擴大此一論據。
若人種有缺陷,則此一民族應無能力行議會民主。但其中少數,若接受西洋教育夠深刻,有基因改良的機會,改以西方邏輯理性思維。但這樣一來,這少數的改良異類,一旦學會講道理,重品味,講話能壓低聲浪,會被絕大多數中國人排斥為洋奴和漢奸,咆哮着不把他們當中國人,因此廿一世紀,「中國人」和「非中國人」的界線更分明。除了胡適根本不是中國人,李登輝從來不將罵他的人關進監獄,他不做中國皇帝,也不是中國人,影響馬英九蔡英文,竟然可以容忍批評,也無中國人的氣味。
「劉曉波思想體系」即將成為文獻,其「中國人種缺陷說」,是劉先生的思想核心,這一段話,勝過「零八憲章」千言萬語。但既然人種有問題,讓這個民族享有一人一票,包括廣場大媽,必是世界災難。
劉則提出「做三百年西方殖民地」,但今天的西方,對這個人種失去了殖民的興趣,西方也經歷了變化,再無優秀的殖民人才。所以劉先生的答案,比較虛妄,但在理論上,還是十分有趣,值得探討。

Labels: ,

Wednesday, May 24, 2017

索性跟你拚了

2017年05月24日

梁特澳洲UGL問題,一人大戰立法會議員、會計師出身的梁繼昌,除了民建聯的周浩鼎因護主而英勇犧牲,特區梁班子無一人挺身支持特首收取UGL現金五千萬是「合情、合理、合法」,連董伯和梁愛詩也不說話,有點世態炎涼。

周浩鼎議員做了炮灰,搞得聲名狼藉,在政治的計算上,對於其本黨民建聯,是一隻在時機成熟時可以用完放棄的棋卒,但對於其本人,卻並無利益。

這位愛國愛港的周議員是直選產生的,下屆立法會選舉,要保住席位,不是不可能,而是要「黨」加大派放飯盒和租旅遊巴士的動員力度,譬如上屆一個叉鴨飯才可以打動那個選區的愛國大媽和新移民投「鼎」一票者,下一屆,如果我是那些「選民」,還要我投票支持周先生連任,我會老實不客氣,向民建聯地區支部的選舉主任嚴正要求,須在派給我的飯盒裏加菜,叉鴨之外,須還有海參和鮑魚各一。

政治是Give and Take的生意,美國的生意人「特朗普」做了總統,更成為世界潮流。特首辦塞給你一份文件叫你周議員修改,你遵命照辦有何好處?除非特首辦暗示,你若乖乖照辦,如果梁特沒有事,那五千萬分給你一成。

但即使如此,別的特首講話或許還算數,這一位卻有語言藝術的往績。千里求官只為財,「愛國是一盤生意」,一九六七年五月愛了國的許多人,許多還留有刑事案底,一輩子沒有得翻身,這就賠本得太慘了。

至於梁特,與一名立法會議員纏鬥,哪來的牛B底氣?底氣來自政協副主席的國家領導人身份、習主席握手認可,還加上反港獨總指揮、一帶一路港區聯絡人和大灣區中港融合協調人,兼任已經誓言會繼承梁特施政路線的小林鄭做特首之後的香港未來發展大規劃、大戰略、大遠景的大框架製作人、持有人、執行人,地位超然特殊,故此牛B得很有自信。

加上官到無求,確實膽自大。五年來受了不少的惡氣,這下子索性跟你拚了。什麼叫做不顧身份?毛澤東也不會放過一個胡風,點名全國追剿,也對一個做政協的梁漱溟開會時當眾辱罵。世界上的事,包括香港,須時時宏觀結合中國人的基因來看,才看得清楚。

Label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