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09, 2018

討川普檄文

2018年09月09日

 川普遇到了大麻煩,不止紐約時報,而是該報評論版的一篇隱名白宮高官文章的殺傷力。
川普說這是一場軟性的政變,講得也沒有錯。因為題目爆炸:「我隸屬川普政府裏的反抗團隊」(I am part of the Resistance Inside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此一題目,字字千鈞,重點不在於「我」(I),而是揭露了川普的白宮內閣有離心。
副題:「我為川普工作,但我和我的同路人,決心要一挫其計劃和他敗壞作風。」這幾句話說得直白,關鍵不在於控訴川普,在於告訴全世界,白宮高層有一股與川普敵對的勢力。
但是這篇文章很理性:不要誤會,川普這個人不是一無是處,他的政策很多都很好,他令經濟繁榮,軍力和國家安全提高,只是他表述和執行這種政策的方式,長遠對國家很壞。
紐約時報也很狡猾,正好借刀殺人,編者按語推介,語氣嚴肅,說:本報破例登出這篇不署名文章(Essay),作者是川普政府裏的高級官員,我們知道他是誰,但披露他的身份,會對他造成危害。這樣一聲明,就不是言論自由之簡單,暗示這篇文章,可能改變歷史。
文章並無情緒化的謾罵,用詞理性而謹慎:「與他開會,時時出軌離題,他會糾纏而重複痛罵(Repetitive rants),他條件反射型的決策不成熟(half-baked)、資料不足(ill-informed)、偶爾魯莽得要推翻。他這分鐘想什麼,下分鐘即可推翻,完全令人摸不着頭腦。」
紐約時報此文,會引起極大的共鳴,包括川普的支持者。在風格上,類似中國一九七一年九月林彪謀刺毛澤東前的「五七一工程紀要」,說毛澤東這個人:「他今天拉那個打這個,明天拉這個打那個,今天是他的座上賓,明天是他的階下囚。他是一個懷疑狂,虐待狂,他的整人哲學是一不做、二不休,一旦得罪,就得罪到底,而且把所有壞事嫁禍於別人。」
人性是一樣的,但美國與中國不同之處,是這種文章,紐約時報敢登出來,而且報紙主編不會馬上被拘捕,文章作者即刻抄家槍斃。對於美國的敵人,看熱鬧而心情振奮,只盼白宮生變,風向逆轉。但川普下台與否,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對於中國人,為何由王立軍到女明星,貪官土豪,權鬥落敗一方出了事,都想往美國或美國領事館躲。

Labels: ,

Monday, August 06, 2018

陶傑:為甚麼歐美終於要區隔中國

2018年08月06日

狂人總統杜林普成功拉攏歐盟,以成立「跨大西洋歐美零關稅自貿區」為條件,將中國排除出西方文明俱樂部之外,並迅即宣佈考慮另將二千億美元的中國產品關稅由百分之十,通通加到百分之二十五。
杜林普確實在下一局很大的棋:他在重組世界機構。歐美文明國家自組新的會所(Western Civilisation Club),要中國留在門外,由中國自行推動「一帶一路」的塔吉克、哈薩克、巴基斯坦等「沿線六十五個國家」,做自己的山寨大王。
若歐盟連同美國向中國產品全面增加關稅,則中國日後的出口貨,面對西方文明陣營的壁壘,確實只有向「一帶一路」的沿線國推銷。
例如華為手機、小米裝置等等,也早已因盜版或仿製西方通訊技術,以低價向非洲第三世界傾銷。
杜林普大手筆重組秩序,正是要令中國求仁得仁,率領華為小米支付寶等自行進軍非洲和「一帶一路受惠國」。從此美國歐洲還加上日本,集體向中國發聲:「我不跟你玩了,你自己玩個夠吧。」
但是中國的 GDP 增長,三架馬車之一,為首正是出口。三十年來中國出口以歐洲和美國為主。
2018 年全歐 GDP 總值為二萬億美元,人均產值為四萬三千美元,數字實力極為驚人。歐美有消費力,才會買你的產品,你賺了歐美的錢,才有能力向一帶一路的中東非洲大撒幣。飲水思源,西方絕不如華人傳媒多年來之誇張渲染:「歐洲經濟好唔掂」、「歐盟要靠中國救命」之類。
中國出口若受到歐美高關稅影響,換言之,若西方文明世界加築高牆,靠廣州北京那三四萬非洲黑人浪人批發打火機和 T 恤牛仔褲,加上香港重慶大廈的南亞裔族群 Stand by 接貨回到尼日利亞和索馬里等,恐怕難以彌補此一巨大落差。
其實歐美十多年來,曾經不動聲色,嘗試著逐步減少對中國產品的倚賴。2000 年,歐盟與美國購入中國總出口的四分之三,五年前,中國出口去歐盟的貨品已下降到百分之三十八。
唯五年前下降,近年卻又回升。中國對美國的出口順差,今年增幅回勁,高達三千八百億,如此一跌一急升,即令美國和歐盟警醒,貿易大戰即由此爆發。
西方不滿的是:二十年來,國際貿易這條船,根據 WTO 條款,是歐美製造的,船長是西方,海洋法是西方的規則,輪船的機器和導航也是西方的產物。
中國被允許上船加入,這艘船一直順風順水,駛了許多年,船上的這位中國搭客開始態度囂張,不但在船上的自助餐桌上狂掃食物,唱 K 過度,在甲板上迎風傲跳大媽舞,喧嘩之餘愈來愈亢奮,四處叱喝船上的水手和工作人員之外,還要闖進船長室,奪舵來自己航行。
這是西方文明國家不能容忍之處。杜林普登高一呼,即使歐盟領袖內心如何不喜歡這位率直的大哥,一觸及中國問題,即刻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結成統一戰線。
中國遊客外出旅遊,無論搭飛機,坐地鐵,還是乘豪華郵輪,長期缺乏發財立品的意識,囂張稱雄,以為在倫敦巴黎的名店付鈔撒幣,即是大爺。
品格高尚的人,必知道即使有錢,也含蓄低調,保持肅靜,但這美德,經時間證實,並不是中國人的民族基因。

郵輪的船長是洋人,這艘船讓洋人來駕駛,在甲板上跳中國大媽舞,因為大媽付了錢,一直看錢份上,尚可以大愛包容。中國人即使用廁後不沖水、在甲板上吐痰,郵輪公司忍氣吞聲,叫船員俯身清潔。但大媽大叔衝進豪華郵輪的駕駛室奪舵作亂,要另行改變航線,也就是中國聲稱的要改寫國際遊戲規則,不讓美國和西方來定義,這就是另一回事。
這一切,只是做人基本的禮貌和品格問題。在市場上,近年國際郵輪也開始暗中實行種族區隔,日本、英國、澳洲的酒店,餐廳會另外開闢一個偏角,侍應引路,讓中國旅行團或三五成群的中國人之行佔據喧嘩及小孩奔跑,使勿騷擾其他喜歡寧靜進餐的本地客。
中國遊客上船,西方的郵輪公司漸專為中國族群另開上海出發往釜山基隆的海上航線,西方白人和日本客敬而遠之。
國際的酒店餐飲和郵輪,面對中國遊客,採取有效措施在先,並不是特別鄙視中國人缺乏教養,更重要的是捍衛自己的利益。美國和歐洲重組世界經貿和政治秩序,亦同樣道理,希望中國人明白市場為何物,最後以平常心和同理心與其他國家合理地共同在這個有限的星球上生活。

Labels: ,

Monday, July 30, 2018

陶傑:中國的「互害型」國民

2018年07月30日


中國爆發假疫苗風暴,數以十萬計問題疫苗,因幕後的前國企以廉價為有力人士奪得、私有化再上市之後,獨自悶聲發大財,禍害幼兒健康,導致民憤。
但長達一星期,很奇怪地,「疫苗」此一關鍵詞,在中國網絡並未被屏蔽,亦即有人放任民憤擴大。
疫苗風波引起的大陸網絡民間輿論,也將矛頭內向,除了大罵此一國家富懶得無可醫治,亦指斥中國人民族性之不可救藥。
大陸網絡有意見領袖李月亮指出:中國是一個「互害型」社會。「互害型」(Nation of Mutual Persecution),這個特有之中國國情名詞,也不是今日才發現。
六年前中國網絡興起此詞彙,形容中國食品工業的各行業造假者,其實本人或後代也自食惡果:專出售灌水和化學牛肉的小販,可能自己吃的就是毒大米。出售毒大米的商人,固然發了大財,公司還可能為上市而舉杯慶祝,喝下的卻是工業酒精的假酒。
假酒銷量火紅,釀酒公司員工得到獎金,回家為他們的子女買到的奶粉,卻添加了三聚氰胺。奶粉企業的膳堂,廚房裡卻用化學牛肉烹製午餐。
中國人社會形成許多錯綜複雜的「互害生態鏈」。因為缺乏基本誠信和造假泛濫,加上 GDP 增長巨大,強國崛起意識亢奮,在這樣的社會關係狀態中,每一個中國人同時擔當加害者的角色,也在不知不覺之間,同時是多個受害者。
中國人社會的互相加害化,又隨著美國西方十多年貿易順差的縱容,令中國人短期內獲得物質消費的泡沫的亢奮幸福感。
兩千年農耕的鄉土和親朋鄰里社會,演化為今日的消費爆炸社會、陌生人網絡交易社會,中國人不再受孔子儒家鄉規鄉紳倫理的道德制約。一旦擁有毫無制約的「自由」,其人性之貪婪邪惡,即全面爆發。
新華社「瞭望」周刊記者李松,曾有「中國社會病」一書,指出中國互害型社會的原因,正是所謂「相應的制度改革」停滯不前。此一民族之劣根性在 21 世紀,比起一百年前魯迅的分析,由於今日擁有網絡和電子消費,即更上一層樓,槓上開花。
魯迅是中國民族性的診斷大師,對於中國人的本質描述奇準:「中國人的不敢正視各方面,又瞞和騙,造好奇妙的逃路來,而自以為正路。在這路上,正證明著國民性的怯弱、懶惰而又巧滑。一天一天地滿足著,即一天一天地墮落著,但卻又覺得日見其光榮。」
社會是人組成的,人是社會的細胞。甚麼樣的社會孕育甚麼樣的人民。何等質素的人民也造就甚麼樣的社會。
今日終有愈來愈多的中國知識分子發現:每一個中國人都是「加害型社會」鍊條中的一環。可惜為時已晚。要擺脫此互相加害的生態鏈組織,唯一的辦法,是在此一生態鏈斷之前,賺夠了錢,然後移民外國。
移民加拿大美國之後,卻還有大量中國人在領取得西方國家護照之後,發現生活沉悶,無法融入西方文明主流社會;或還捨不得以前這條「賺錢生態鏈」的音樂中斷,卻又心癢難耐,常常想回去中國再撈一把。這樣一來,中國於西方國家的大使館,就可以組織海外中國人,繼續指揮行動,控制思想,組團回國,以上賓姿態,重返生態鏈,而希望以外籍華人身份,「繼續為祖國作出貢獻」,亦即上游至生態鏈之高端。
許多中國人大罵他人之無恥,卻不提自己參與之作奸犯科;看見別人巧取豪奪獲利而眼紅,卻忘記自己也常常破壞道德規則。當前李克強總理所指的突破道德底線,便是此一社會生態的最新註腳。
百年前的魯迅畢竟是偉大的先知。

Labels: ,

Saturday, July 28, 2018

一注獨中

2018年07月28日

社交媒體盛行,許多人渴望成為所謂KOL,亦「意見領袖」。時有小朋友來問:怎樣可以做KOL。

我答:要對世界趨勢,先瞻先覺;預測世界巨變,要有「一注獨中」的未卜先知之能。
譬如二○一七年二月二十六日,我在「壹週刊」之每周專欄預測:美國政界元老基辛格,將會向川普面授機宜,叫狂人總統聯俄制中。

我當日這樣寫:「可以大膽假設:基辛格晚年要重組世界秩序。美國資金正尋求撤出中國,大陸勞工成本增加,出的多,進的少。基辛格的公關公司,也像香港的電視傳媒,形勢變幻,到了盈利的水尾。如果我是他,大丈夫此時不棄商歸政,秉承他五十多年前的巨著『權力平衡論』(Balance of Power),發揮餘熱,叱咤風雲,完成聯俄制中,再主宰一次世界,又更待何時?」

一年半之後,此一預言獲得驗證:美國新聞網站Daily Beast,於二○一八年七月二十五日「引述消息人士」:前國務卿基辛格,曾向川普提出「聯俄抗中」建議。基辛格也曾向川普女婿,提出同樣建議。

此一注獨中,只須了解猶太人性與中國民族性,中國的薄熙來春風得意之時,請基辛格去重慶觀賞紅歌匯演,基辛格VIP第一排,看完大讚。

我看了這一幕,心中大讚基辛格不但智商高,也了解中國人的心理性格。中國人喜歡洋人讚譽,其「百年屈辱」之心理壓抑自卑,渴望得到西方白人向他們伸出大拇指。基辛格令中國人笑逐顏開,遂芝麻開門,基辛格牽線,替美國公司說客公關賺大錢。

二十年來我聽見許多中國的學者、國際關係專家,尊基辛格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熱呼之為「基老爺子」,我心中都暗笑。

革命紅二代精英,好朋友薄熙來,曾榮獲基老爺子讚譽是中國理想的未來領袖。也有一些半吊子知識份子看不過眼,覺得他擦鞋。不錯,基老爺子的巨著「中國論」(On China),都在給中國人臉上貼金,貼得中國人笑呵呵。

當然,也不是我一人威水,去年預言基辛格叫川普聯俄制中之此一論文,在壹週刊發表,壹週刊的老闆先創此商場,供我賣貨,更加威水,但香港人卻逼其忍痛出售壹週刊,未免短視,好在終物歸原主了。

哈哈。But anyway,中國文人多渴望做國師。基辛格不是庸俗的「國師」,他只是一個高人。若欲為成功人士,當學基辛格。

Labels: ,

Sunday, July 22, 2018

恨川普的唯一理由

2018年07月22日

美中貿易大戰,如果你的手提電話裝有微信,肯定是生活的災難。
因為不知從何時開始,有許多微信群組,紛紛轉發過來許多你一早就知道「太陽是東邊升起來的」和「阿媽係女人」之類的三歲小兒常識,但大陸網民好像第一天才發現,視之為非常驚人的理論,開始到處散播。
無辜的你,如果也不幸屬於一兩個微信群組,就會天天接到手機時時震動而接獲的這類垃圾資訊,刪不勝刪。
這些群組信息,列舉大量美中兩國的產品數字,供閣下仔細比較:晶片、汽車、航空技術、一切科技產品,總之樣樣的真相,就是中國最少落後美國三十年,中國對美國,原來沒有攤牌相鬥的本錢。
並有大量文章,開始批判自己提出的「中國製造2025」,聲稱是浮誇之作,根本沒有這樣的實力,笨在打草驚蛇。
這種粗淺常識,不必專家學者,只要一個有常識的專欄作者其實早就知道,而且其中一二有膽量者,早幾年已經陳述。今日想不到大陸有大量漢奸洋奴網路浮面,長洋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比較令人發笑。
中國人基因之一是尚未能做到的,搶先吹噓張揚。大如共產黨的國家機器、億萬網民,小如少數幾個所謂香港民族黨,行為都是一樣的。譬如香港民族黨的黨綱,除了列明要實現香港獨立,還說明要向學校加強派傳單宣傳、滲透警隊和公務員。
向學生洗腦、派遣卧底滲透敵方陣營,在政治上,皆是可以做、也必須做;但不必說、也絕不可說的事情。理由很簡單,事先張揚,對方必有防範。美國競選總統,候選人有沒有說過會增加向俄國和中國派遣特工?一個字也無。
什麼「一帶一路」、「中國製造2025」之類,中國人大張旗鼓,與香港民族黨聲稱要滲透警隊和公務員,心理相同,一樣是心智尚未長大的小孩子浮誇的口水遊戲。
美國新總統川普之令人厭惡,原因其實只有一個,這個狂人太早戳破了億萬中國人的泡沫中国夢。本來這一點與你無關,但不幸身為手機用家,你的手機若也有微信,則近日收到大量被摑醒了的中國人互傳的所謂「你所不知道的中美實力懸殊的真相」之類的廢話,大量充斥,令你煩厭。
源頭的始作俑者,就是川普。So, for this only reason, I hate you, Donald Trump。

Labels: ,

Wednesday, July 11, 2018

鬥不過大陸妹

2018年07月11日

港女L由英國回香港渡假,酒過三巡,膽子釋放一點,講起在那邊如何與中國妹爭鬼仔。
「點夠她們Fight呀,」呷一口馬天尼,L說:「臨近大學Year One考試,着衫露大半球,一揚長髮,像一條長蛇般走進教授辦公室,大門關上半日,一條走廊的鬼仔看得瞠目結舌。我們香港女仔,這種事情做不出來。」
我說,妳的遭遇我深表同情,這當然不是你們港女的錯。你們的英文講得比她們好,出身香港名校和國際學校,西方文化禮儀都比她們地道,只是一樣及不上,就是不夠她們Cheap,對嗎?
L失落地點點頭。看得出她心情低落,已經半醉,從英國回來之前剛被鬼仔男友飛掉,而對手來自山東,姓名XYZ,爭輸了,當初因為輕敵。
不過,該怎樣對你說真話呢?親愛的L。身為港女,英文說得像劉慧卿和毛孟靜一樣的流利,是沒有用的,二十一世紀了,蘭桂坊景觀也不再是三十年前,何況英國,何況世界。
你們當初對西方世界發生了致命的誤會,以為英語說得牙尖嘴利,像希拉莉或Ophrah Winfrey,會比留學的香港男生更勝一籌,能打入洋人的主流圈子。
但是有沒有想過:鬼佬鬼仔已經受夠了太多的Feminism。若要一個雄辯滔滔的女權份子,鬼仔端一杯酒挨坐得近一點,都會擔心被你Me Too了的,為何他不找一個天生同聲同氣的洋婦。
太多港女去英國美加讀了幾年書,忘記了一樣常識:芭堤雅和布吉的酒吧,為何夜夜笙歌,那許多紋身的鬼仔和肥肉搭拉成幾圈車輪呔的老鬼,會視之為天堂?
不是Impressed by那裏的泰妹擁有牛津大學PPE一級榮譽或者LSE金融管理學位,而是情迷她們光滑的肌膚和古法按摩(I mean正當的)的手勢。That's all。
至於大陸妹,忽然紛紛上位,在大學學生會論壇居然也就全球化和Donald Trump的問題以流利英語藝驚四座,是因為「中國」(China)這個名詞有一道神秘的力場在加持,而你們不幸只是Hong Kong。
加上她們的身材和樣貌,來得牛津劍橋,當然比布吉芭堤雅更高檔。鬼仔從未見過這樣的地理文化組合,當做嚐鮮,對方自然會至少享有三數年走紅的票房,直到英國內政部覺得有什麼不對勁、開始收緊中國的留學簽證為止。
「不必氣餒的,」我低聲說,也嘗試着挨近坐一點,她也沒有任何拒絕的Signal。我看看手錶,知道如果我有一點耐性,夜正溫柔,過了十二點鐘,如果我Offer開車送她回家,她不會拒絕。
但我不肯定有沒有這樣的Mood。畢竟,這些年,雖然港女沒有變,我成熟了,我比較嚮往做一個gentlemen。

Labels: ,

陶傑:中國女婿掌控英國外交與諜報系統

2018年07月11日

英國首相文翠珊委任擁有一名中國妻子的傑里米·亨特(Jeremy Hunt)為外交大臣。傑里米·亨特官方譯名「侯俊偉」。

此一俊偉西方男子,以創辦網絡教英語的補習生意起家。此一靈感來自於他曾在日本教英文。英國男人去到遠東,仍大受歡迎,因此侯俊偉娶得中國妻子露茜亞(其中文姓名,侯俊偉拒絕披露)也不令人驚異。

侯俊偉之妻原姓郭,2008 年在英國華威大學協助招聘中國留學生。侯俊偉在大學教園與這位中國小姐一見鍾情,據他自己說是「一瞬間工作和樂趣合二為一」(Allowed work and pleasure to mix for a moment)。至於電光火石擦出的快感,又會為華威大學招生的業務帶來幾多增長,則不得而知。總之侯俊偉即刻與這位中國女士火速戀愛,一年後結婚。

兩人婚後成立一家地產企業。曾出售英格蘭海岸修咸頓的 7 家豪宅。

根據英國法律,官員必須申報即刻此一利益,但侯俊偉當初並無即刻申報其房地產生意,遭到輿論抨擊。侯俊偉承認,這是一個「老實的小錯」(An Honest Mistake),並歸究於行政管理程序的誤會。然而許多英國報紙質疑:為何侯俊偉的行政管理觸覺如此遲鈍,要經過 6 個月才知道要申報?

最為養眼的是,侯俊偉與露茜亞·郭的婚禮在西安以中國傳統形式舉行。亦即新郎新娘身穿大紅袍、坐花轎,有喇叭樂隊吹奏。當時露茜亞·郭的中國父親,眼見這位洋女婿,一頭霧水,而英國新丈夫也不懂中文,露茜亞·郭即時充當翻譯,成為一段中西文化佳話。

侯俊偉婚後出掌全國醫療福利。有一次電台訪問,他坦率表示,自己育有中英混血子女共 3 名,孩子將來可能在英國受到歧視,除非英國能限制外來移民。因為侯俊偉的邏輯是:英國愈多外來移民,愈引起英國公眾反感。但他沒有說明為何他親自經手為英國帶來了一名移民的妻子,以及生下 3 名移民混血後代,此一行為可以例外。

侯俊偉此一高論,自然受到英國左右兩方人士的攻擊。但侯俊偉不改其敢言本色,在電台說:我的 3 名子女是一半中國人,我不想他們長大之後,英國人看著他們說:「我不想因為你們的到來,令我們難以得到英國的醫療福利。」

侯俊偉此一大愛包容的懷抱,連左翼的工黨也吃不消。工黨女議員顧海倫(Helen Goodman)在推特質問:如果中國那麼偉大,為何候俊偉的妻子要來英國?此一問題獲得非常熱烈的回應。

現在侯俊偉成為英國外交大臣。根據英國外交部法規:即使一名低級公務員,娶了一名中國或俄羅斯妻子,只有兩個選擇,第一是退職回家繼續完成他的異國浪漫。第二是如果他堅持,他的品格有如 007 占士邦一樣堅強,對國家的忠心有如戴卓爾夫人,英國政府也不會相信,萬一他將外交部的文件帶回家、放在床頭的燈前,晚上與他的中國或俄羅斯妻子親密耳語談笑的時候,英國的外交機密包括各地大使館發回來的通訊,不會輕而易舉洩漏給一個將英國視為帝國主義的敵對國家。

因此,中國女婿掌控英國外交部,侯氏之中國妻子,無疑比新聞大亨梅鐸的那一個更為哄動。若其固有品格紀錄得到政府信任,只能最多被調往一個沒有任何敏感性的部門,例如倫敦市的衛生局。

50 年代起英國軍情六處曾揭露共有 5 名蘇聯特務,英國從此失去美國的信任。總統杜林普即將訪英,文翠珊此外交大臣的重大任命,如此顛覆傳統,連香港殖民地政府僱用一名低級警員,當時也要查三代,確保絕對沒有共產黨背景和任何親屬關係。

今日一切政治正確,人權大愛平等,文翠珊給美國來了這一手,不論是出於英國人安全意識之遲鈍,還是虛實權謀之另有文章,還是文翠珊自知被逐下台在即,索性破罐子破摔,英美關係與西方安全的前景,無疑將會十分之有趣。

Labels: ,

Friday, June 22, 2018

陶傑:中美大博弈

2018年06月14日

總統杜林普剛結束新加坡峰會,不到一星期,即在白宮宣佈落實 500 億美元對中國入口貨制裁,包括中國 2025 年引進的大量產品,中方外交部駁嘴,美國即宣佈再加 2,000 億美元價值貨品關稅一成。

但同時杜林普向中興施加 10 億罰款,並增派管理人員,看似對中興網開一面的提案又被美國國會加以阻撓。

這一套陰陽組合拳,以經逼政,中間活用了金正恩這隻棋子,當真是藝高人膽大。

中國最佳的反擊方式,就是馬上召喚金正恩訪問中國,耳提面命,阻撓金正恩被美國「誘拐」,並與金正恩結成新的中朝同盟。

中方宣佈:既然杜林普開打貿易戰,以往的貿易談判成果一筆勾銷。如果中方對金正恩有足夠的影響力,中朝兩國的友誼真由鮮血形成,也可以迫使金正恩以弟弟的身份跟隨哥哥,宣佈新加坡峰會達成任何口頭協議不算數。

杜林普為何在「坡會」之後向中國發難?因為胸有成竹。他在新加坡會金正恩,首 35 分鐘單獨見面,沒有一個官員,這場單獨會面,杜林普向金正恩講了甚麼,金正恩又向杜林普交了甚麼底,可能永遠是個謎。

但狂人總統至今滿懷信心,看習近平敢不敢、或能不能即刻召喚金正恩到北京重新表忠。

這一手牌玩得很大而充滿自信。若金正恩第三次正式北京之行而無法達至棄普投習,則中國這一口氣,以及在世界上的面子,無疑是遭到很沉重的打擊。

因此,金正恩在北京得到的保證,應該是若重新回歸中國懷抱,美國日後一切對北韓的經濟制裁,中國會予以補償。也就是說,中國將不惜違反聯合國的經濟制裁,也要騰出手來,撐金正恩到底。因為中國這個中間人,正在面臨被北韓和美國聯手踢走的危機。

到了這個地步,朝鮮半島的核危機,無可避免與美中貿易問題緊密掛鉤。金正恩得到中方的壯膽,會向美國討價還價,就無核化的時間表一再拖延,爭取的時間愈長愈好。

但美國不能再等。而且金正恩若再有何變卦,這筆帳美國將加倍算在中國身上。那時不只是經貿,而且是台灣和南中國海。美國已要求美台恢復邦交。這場大博弈,注碼雙方愈叫愈高了。影響全球經濟,已經是不能避免的事,值得注意的,是剛露出的一線和平曙光,又會為烏雲般的戰爭危機重新覆蓋。

Label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