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30, 2014

大逃亡

2014年05月30日

香港世紀巨貪案,洋法官下令用陪審團,哪知道抽籤挑出九個香港人,幾乎個個不願當,一些稱病,一些說要旅遊,一些說要去韓國追星,並出示機票,以證財政損失,通通跑光。
不敢當陪審員,東推西搪,都是藉口。香港地方很小,你當陪審員,萬一指證對方有罪,任何被告,如果財雄勢大,在被告席上向這九人一瞪眼,都「點相」了,綠水青山,日後相逢,你往哪裏躲?
即使被告品格良好,或者事後潛心向佛皈依耶穌之類,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即使以後沒有事,但正如魯迅的名言:「我向來是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中國人的」,你要假設,你指證他,害他入獄,將來他一定報復你。
陪 審團制度,是百分百西方文化。始源於一千年前北歐維京時代,丹麥人乘船縱橫北海,有時船上發生糾紛,要在部落裏抽選十二個村民長老出來仲裁。後來英國人覺 得這個辦法好,發揚光大,在三權分立之外的司法,還怕專權濫判,再來一個「小三權分立」:將定罪的權力,在檢控官和法官之外,拆出來,交給由平民抽籤選拔 的陪審權。但是陪審團制度有一個大前提:陪審員必須受過合理的教育,有邏輯思辨和獨立的思考能力,而且必須植根於理性的公民社會。
西方的陪審團像電影「十二怒漢」,主角亨利方達,他是陪審員,一宗兇殺案,十一人都認定兇手有罪,只有他覺得不對勁,他一人指出各人的偏見和漏洞,最後扭轉大局。
當 陪審員,在香港,對不起,追看電視劇的師奶不能當,維園阿伯沒有資格,所有曾經二十年前在「六四」時聯署譴責過「屠城」、後來又逃避表態的議員、專業人 士、商界,更不可出席。這樣一來,怪不得罪案的銀碼越大,被告席上人越有權勢,在香港抽選出來的陪審員,皆搖頭擺手,作鳥獸散。
英國將陪審團制度帶去殖民地,本來是向亞洲宣播文明,但是陪審團制度絕對不適合中國人社會,理性、邏輯、獨立思考並非中國國情,違背中國文化。
假 設大陸審判薄熙來,也模仿着英國人,用什麼陪審團,抽籤了十二個中國農民、民工、教師、主婦做陪審團。在庭上,控方宣讀控罪,但薄書記以慣有的革命英雄氣 概,一對虎目,死死盯住那十二個陪審員,不,那十二個草民、刁民、賤民,會想到鄧小平同志也曾打倒後復出,敢裁定有罪嗎?
我不信。香港已經是中國了,炎黃子孫不要那麼崇洋好嗎?習總書記說三權要配合,什麼陪審團,明明是英國人留下的地雷。
怕得罪權貴,明哲保身?我沒有魯迅那麼悲觀。當陪審員,給點了相,也是賺外快的好機會,不必雞飛狗跳地逃的,說不定,快有一位中間人會提着一皮包現金,秘密約見這十二個良民。
做陪審員,或可以搵食,上車,第一桶金呀。

Labels: ,

Monday, May 19, 2014

夢的執行

2014年05月19日

因為中國的不堪,香港年輕一代在鬧港獨。
此一現象,罪魁禍首當然是中國政府。英治時代,香港無人想像印度一樣脫英而獨立,但香港「回歸祖國」了, 反而港獨越來越普遍。中國的政治、中國人在國際的形象德行,加上最近越南的排中示威,凡此種種,中國古代的皇帝也有「罪己詔」,應該自我檢討,亦即大陸慣 稱「反思」的,是中國的統治者,而不是香港人。
但是,香港獨立始終是一個「偽命題」。
為什麼這樣講?首先,中國絕對會鎮壓,香港獨立,必須以龐大的流血犧牲為代價。香港人絕對怕死,而且極為實際,這是英國開埠以來為香港定位商港形成的基因。
中國不論是共黨統治還是以後民主而魏京生王丹當政,凡中國政府,都不會如英國首相金馬倫之「包容」和講道理,讓蘇格蘭一地公投獨立。中國人對待「分裂」,必定暴力「平亂」,直到「作亂」的一方──像毛澤東的中華蘇維埃政權──甘願付出十倍以上的人命代價為止。
但到這個時候,本來分裂出來的小政權,早就吞併了「平亂」的大政權了,因為分裂的小政權最終會報復,將本來的大政權殺光。那時分裂完畢,就「統一」了。
即使天方夜譚,出現奇蹟,中國有一天竟然讓香港「獨立建國」了。但建立一個國家,要知識和見識。「香港國」首先要與世界「建立邦交」,「互派大使」。
香 港有許多會計師、律師、醫生、CEO,有許多精仔,但香港更沒有國際外交的人才。香港有炒股票和跑馬的資訊,香港人賤視文史。你「獨立建國」之後,首先要 學會與中國「和平共處」(如果中國跟你講和平的話),首先要知己知彼,但香港下一代不讀中國歷史、國共史,只講飲食、揼骨、按腳、唱K,然後集體做低頭族 Whatsapp無聊,「港獨」?你憑甚麼?
中國在分裂時,你殺我,我殺你,暴力兼併。「大一統」了,則是帝皇一尊,只我殺你,你乖乖伸出脖子。 分裂是內戰,統一則是奴役,在這個歷史的循環圈裏,你死定了。香港人可以不認是中國人,但不可能獨立建國。不可能的事,有志者,事不竟成,不必花口水,正 如我陶傑不可能有一天駕火箭上月球,我沒有登月之夢。

Labels: ,

白日夢

2014年05月19日

因為中國的不堪,香港年輕一代在鬧港獨。
此一現象,罪魁禍首當然是中國政府。英治時代,香港無人想像印度一樣脫英而獨立,但香港「回歸祖國」了, 反而港獨越來越普遍。中國的政治、中國人在國際的形象德行,加上最近越南的排中示威,凡此種種,中國古代的皇帝也有「罪己詔」,應該自我檢討,亦即大陸慣 稱「反思」的,是中國的統治者,而不是香港人。
但是,香港獨立始終是一個「偽命題」。
為什麼這樣講?首先,中國絕對會鎮壓,香港獨立,必須以龐大的流血犧牲為代價。香港人絕對怕死,而且極為實際,這是英國開埠以來為香港定位商港形成的基因。
中國不論是共黨統治還是以後民主而魏京生王丹當政,凡中國政府,都不會如英國首相金馬倫之「包容」和講道理,讓蘇格蘭一地公投獨立。中國人對待「分裂」,必定暴力「平亂」,直到「作亂」的一方──像毛澤東的中華蘇維埃政權──甘願付出十倍以上的人命代價為止。
但到這個時候,本來分裂出來的小政權,早就吞併了「平亂」的大政權了,因為分裂的小政權最終會報復,將本來的大政權殺光。那時分裂完畢,就「統一」了。
即使天方夜譚,出現奇蹟,中國有一天竟然讓香港「獨立建國」了。但建立一個國家,要知識和見識。「香港國」首先要與世界「建立邦交」,「互派大使」。
香 港有許多會計師、律師、醫生、CEO,有許多精仔,但香港更沒有國際外交的人才。香港有炒股票和跑馬的資訊,香港人賤視文史。你「獨立建國」之後,首先要 學會與中國「和平共處」(如果中國跟你講和平的話),首先要知己知彼,但香港下一代不讀中國歷史、國共史,只講飲食、揼骨、按腳、唱K,然後集體做低頭族 Whatsapp無聊,「港獨」?你憑甚麼?
中國在分裂時,你殺我,我殺你,暴力兼併。「大一統」了,則是帝皇一尊,只我殺你,你乖乖伸出脖子。 分裂是內戰,統一則是奴役,在這個歷史的循環圈裏,你死定了。香港人可以不認是中國人,但不可能獨立建國。不可能的事,有志者,事不竟成,不必花口水,正 如我陶傑不可能有一天駕火箭上月球,我沒有登月之夢。

Labels: ,

Wednesday, May 07, 2014

偽善的代價

2014年05月07日



英國名嘴JeremyClarkson(見圖)遭BBC最後警告,指他在鏡頭前故意咬字不清,似乎想講一個髒字。

        Clarkson 是一個反斗諧星,他主持的跑車節目,全世界一百七十個國家轉播,觀眾多達五億,每年為BBC賺進一億多鎊收入。Clarkson如此廣受歡迎,最主要的一 個原因,是他一向語出驚人,最喜歡兵行險着,向禁忌開刀,像中國的老話「哪壺不開提哪壺」,這個人喜歡踩鋼線,大家不敢講的,只有他敢公開講,說出來,觀 眾聽了都心裏癢癢的,吃吃竊笑。

        但這個世界偽善得太久,雖然明知對方是搖錢樹,電視台管理層一定要擺出道貌岸然的姿態, 所謂「向公眾交代」。Clarkson的許多評論,屬故意誇張,只要智商正常都會覺得好笑,譬如「航空公司幾時才會明白嬰兒應該安放到飛機貨艙?」結果引 起育嬰會反擊,甚至牽扯出「虐童」之議。這個玩笑,像上海話的「促狹」,或者廣東話的「衰格」,何必當真?但世上腦筋死板的人太多,他們的理解能力只限於 字面,跟這種人談幽默,太浪費時間。

        香港的言論自由評分十年以來最低,其實整個世界的言論自由都在倒退,除了傳媒自我審查,廣告客戶施壓,即使民主成熟如英國,左派的甚麼政治正確、文化多元、包容弱勢,已經矯枉過正,為言論自由牢牢套上緊箍咒,代價是幽默智趣,和有話直說的膽識。


Label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