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5, 2016

港獨小雞雞撥弄大了

2016年08月25日

梁特在施政報告替港獨點起輿論之火,港獨思想蔓延,現在卻要香港的中小學校長教師來滅火。

明眼人包括香港的傳統愛國派都看得出來,這是投習大共產黨的恐懼心理,知道那條「脆弱神經」何在,故意借力來觸動。此力本來微弱,但像小孩子的小 雞雞,伸出一隻手來故意狎撥它,小雞雞就膨大了,大成一口炮,對準中國那條脆弱的神經。習大一緊張,就會讓最強硬的梁特連任,捍衛主權了。

我不持立場,所以平心而論,梁特這一手,確實藝高人膽大,綁架主人心理,為我連任所用,比諸葛亮的借東風更高,董伯和曾蔭權都玩不來。

傳統老左看在眼裏,雖然也恨得牙癢癢,但人家梁特敢這樣表忠,這套路數,自從一九六七年之後,你已經不敢了,所以即使老左內心咒罵CY,有苦說不出來,而我終於盼到了香港特區第一位華裔政治家的誕生。

現在將反港獨的火棒一下扔給中學教師,也很高明。可憐教師平時因什麼普教中、國民教育、通識,還有什麼獨立思考啦,以人為本啦的口號,批改功課、 課外活動、防止性濫交,還有家長投訴,折騰剩下四分之一條人命,再加上課室嚴捉港獨、校園清查叛國,未來新學年,會有幾多教師迫得跳樓燒炭,倒令人拭目以 待。

根據英美西方的心理學,禁學生談港獨,否則會開除出校,屬於Negative Persuasion這一科。

Negative Persuasion(對不起,我中文不好,這個Term不知如何譯),要有唬嚇力,譬如:吸煙導致肺癌、孕婦酗酒會導致流產、醉酒駕車可判入獄三年。肺癌、流產、入獄,就是犯禁的後果。

中學生講港獨,梁特說,有如講粗口,必須開除。然而,粗口的詞彙,來去兩個性器官,一個動作,很清晰明確(Precise),抓住了就開除,沒有問題。

港獨卻不是生殖器的詞彙四五,可以很廣大,也很抽象,譬如:「蘇格蘭獨立的訴求可否適用於亞洲文化社會」、「青年毛澤東主席成立湖南共和國之論述 研究」,或沒有主詞,但「建國所須之國際關係知識」,或「由次主權說起」之類,純粹學術,全無「港獨」二字,教師天天豎起耳朵,怎樣開除?這等學生那麼上 進,還隨時是DSE狀元。

校園外也一樣。先立法了廿三條,你講港獨,就可以抓人了。這就是阻嚇,但是,梁特兩年前既然施政報告棒打港獨,廿三條事態緊急,為何不即立法?現在大火了,沒有滅火筒,要教師去打棉胎。這件事,習大如何判斷,就是智商的挑戰了。

Label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