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24, 2014

今天是狗,明天是你

2014年08月24日

 墮軌意外在全世界的地鐵上都屢有聽聞,本來不是大事。

倫敦本月就有一宗嬰兒車墮軌,但母親奮不顧身跳下月台,連人帶車救起,不到一分鐘,就有列車駛至,獲幸運之神眷顧,母子都很大命。

但同樣的意外發生在香港,情節與結果竟然截然相反:流浪狗墮軌,已經有人發出緊急通告,據說列車有八分鐘的停駛時間。八分鐘裏,職員與乘客都無法出手相救。閉路電視畫面錄下小狗最後極力求生的畫面,幾次試圖跳上月台,還有人向小狗伸去一張凳子,十分莫名其妙。

狗爪不是手指,抓不住椅子腳。狗也沒有受過訓練跳得上椅子。狗是想求生的,你這時向牠擁抱,把牠提上來,不,牠不會咬你。

八分鐘之內,不但救不了狗,不見了蹤影,港鐵宣佈恢復通車,結果一架直通車駛過,最終在粉嶺站發現狗屍。

這兩宗意外有無可以類比之處?當然有,倫敦的年輕母親如此大意,但在短短一分鐘之內,居然救起嬰兒,母子平安,這不是有若神明相助是甚麼?

但香港,事先已經發出警告,列車已經停駛,有幾分鐘的緩衝時間,居然都不能避免最壞的結果,不止是運氣壞透,而是香港人普遍應對危機之無能。車站上所有人,對於如何救起一隻狗都束手無策,他們未必冷漠殘忍,但只是疏忽草率、做事有頭無尾。

此一最壞結果本來完全可以避免,但由於人為的多重差錯,終於還是發生,真的要是有事上來,香港人能做些甚麼?

香港無應變的能力。十七年來,一切都等待「指引」和「諮詢」,思維僵化,反應魯鈍,缺乏想像力,以及獨立特行的勇氣。因為擁有這種特徵的人,一早就被視為「偏激」。

全球恐怖份子,包括所謂疆獨,如果知道香港這件愚蠢的新聞,他們會微笑:原來世界上有這樣一個理想的目標城市。

Labels: ,

Saturday, August 23, 2014

輾死一頭唐狗

2014年08月23日

不是一隻狗鐵路之死,像從一滴血裏驗出身體的狀況,香港是一座病了的城市。

當然,火車司機在按章工作,明明見到有狗,沒有停車。為何不停車?不是涼血,而是一旦停下來要趕狗,他怕乘客鼓譟而「投訴」。

香港是一座小農喧嘩的投訴之城,加上剛脫離了獨裁來此定居、因而開始膽敢「發聲」挑戰許多權力機構的新移民,一旦投訴停車誤點,會有許多部門介入。於是司機為保效率,不要說鐵軌上有一隻狗,即使見到梁特首在前,也會照開車。

所以害死此唐犬者,首先是香港這座無聊喧嘩的城市,然後是月台上圍觀的許多人。火車還沒有來,有足夠的時間協助狗逃生。但一群人很木然。狗是知道受困的,想爬上月台,有一個人想幫忙,為其他人阻止,說:小心,狗是會咬人的。

狗想逃生,怎會向伸手幫牠的人張口就咬?只有人才有此悖性。香港的家長從小教小孩畏狗。在商場和電梯,香港時時有女人拖着三歲孩子,迎面有人拖着一隻狗走過來,小孩好像見到拉登的蒙面恐怖份子一樣大驚失色,那個母親發揮母愛,一把扯過小孩:叫快躲開,狗咬人的。

外國——當然指西方如英美歐洲——的司機當然愛護動物,見到貓狗,都停留讓路。但外國的狗,都幸福地活在西方的人文環境。英國的狗有人情味,容易 跟生人混熟;法國的狗很悠閒,卻喜隨地便溺。德國和瑞士的狗,行為嚴謹,受到牠們豢養的優等民族影響,很Cool,但極為高貴,在餐廳和超巿,德國瑞士的 狗都一聲不響,風紋不動。所以,在這等文明世界,狗可以跟主人一齊坐飛機,西方價值觀不宜照搬。在香港的鐵路撞死的是一頭黃毛的唐狗。是不是這種狗的基因 頑劣,屬於犬中劣等,我不是動物學家,但牠無端降生在一個仇恨動物的環境,無端闖入這條鐵路,周圍無端是這種人,算牠投錯了胎。

畢竟是一隻唐狗而已,不算稀有。一部國家機器,砍伐過億萬人,哄鬧一陣,你也會與千萬人一起失憶。香港人都是三日哄瘋。是小事,你是做大事的,對吧?「咄,快忘掉,」

世界上有更重要的事值得關注,只輾斃唐狗一條。

Labels: ,

Friday, August 15, 2014

陪審不合國情

2014年08月15日

殺父母碎屍案(有的華文傳媒,還稱「弒」──這個文言字,太深而Out了),香港特區法庭審理,「陪審團」多人聲稱「心理受困擾」,要求退出,案子審不下去。

另一宗所謂世紀巨貪案,陪審員也不敢幹,也差點審不成。

陪審團是西方的產物,絕不適合中國文化。人家歐洲英國,為確保司法公正,中世紀就有了陪審團。五六十年代之前,英美文明國家,陪審團指定全由品格高尚、受過高等教育的男性組成,嫌女人太過感性,情緒用事,不讓女人參加。

殖民地時代香港也有碎屍案。英國人領導之下,香港的陪審團「心理素質較強」,沒有誰在庭上看見凶器證物,聽見行兇情節,想嘔吐,覺得「心理受困擾」,向法官要求退出。

再血淋淋的過程,只是展示圖片,口述吹水,不會當眾再找個活人來剖殺給你看的。陪審員不是港孩港女,聽見兇殺情節,「哇」一聲,哭出來,即刻崩潰,不行了,揮手叫停。

「當家作主」之後,香港特區,人人都是港孩港女吧?陪審員頂唔順,勿忘找議員投訴呀,讓社工和婦女組織研究一下:告了幾天假,僱主還扣了人工,破財兼受巨大驚嚇,患了抑鬱症,還可以向特區政府索取心理賠償呢。

按照中國國情,像自古以來釣魚台是中國領土,自古審案由包青天或知縣一老爺包辦。惡毒的英國人埋地雷,給中國人引進了西方的陪審團制度,特區十七年,親英崇洋,還沿用英國人的什麼破爛陪審團,媽的,這是幹啥嘛?

中國人應酬有陪酒;女人生孩子,有陪月;二奶陪睡,奴才也興陪笑,就是沒有什麼陪審,對地主反革命,倒有公審。

陪審還成個團呢,哈哈,有文工團,也有共青團,祖國沒有陪審團。

香港即使有,連公共泳池都開放給大陸人,審碎屍案,也該讓自由行參加,一干山西大叔四川大嬸,尖沙咀掃完貨,去法庭參加公審,七嘴八舌:喲,這個 兒子,殺了他爹媽呀?有種呀,文革的時候,我們也鬥父母呀,我的同學小張,不也把他家老頭迫得跳井嗎?你們香港,這還有罪呀?包容一下嘛,嘿。

Labels: ,

Tuesday, August 12, 2014

游泳的你

2014年08月12日

香港的救生員罷工,因為大陸人湧來香港公眾泳池游泳。

大陸的泳池海灘,黑壓壓一大片,針插不進。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香港知識份子一早教導過我們,對於大陸中國人,不,他們說的「內地同胞」,要包容,不要歧視,他們在泳池吐痰大小便,偶有小孩排洩的黃金物體在飄浮,農村文化,大陸的魚塘都是這樣子,也要包容,不要大驚小怪。

加上香港特區正在立法,禁止歧視大陸人,我們寫字的專業人士,從此也要自律,不可以抨擊內地同胞。

如果嫌不衞生,對大陸中國人士在泳池的便溺、痰涎、膀蹄、喧嘩有偏見,認為是缺點,那麼像許多愛國的知識份子說的:中國人口多,地方大,你要給他 足夠的時間改正。要多久才改正成功?五十年?還是三代人共一百年?都不要緊,他們一天沒改正好,你就一天不要去香港的公共泳池好了。

何況香港人該自我檢點:中國同胞跟你同池共泳,一起實現中國夢,你嫌人家髒穢,那麼如果一池都是洋人,你就認為沒問題。崇洋思想,很要不得。

而且這許多年了,真要想一想,為什麼我還要擠九龍公園公共泳池呢?是我缺乏了向上游動力。譬如,如果閣下事業有成,早就搬得進嘉亨灣、地利根德 閣,游會所的泳池,或者馬會會員,游馬會的泳池了。那裏當然也有大陸人,但他們都是銀行CEO,曾留學美國讀MBA,經西方文明開化,滿嘴巴的美式英語、 開慣視像會議,在泳池作出種種農村式的生理排洩,機會率低許多。

而且如果你是崇優的國際公民,擁有世界視野,像本人一樣,二十年來,雖然毫無成就,但For some reasons,我從未在香港游過水,要游泳,我先去布吉,後來去峇厘,我也游過東馬,後來,終於成功每年去一次蒙地卡羅游地中海,或希臘群島游愛琴海。

我慶幸生得早,及時在殖民地時代幸福地長大,今日小弟已經越游越遠了,回過頭來,看到黑壓壓的一片,喧嘩震天,我遙望碧海,發現在那黑壓壓的一大片中沒有我,覺得很感恩。

救生員大哥,不要罷工,香港泳客也要記住,要包容,要愛國愛港呀。

Labels: ,

Tuesday, August 05, 2014

拿美國錢

2014年08月05日

 忽然之間,拿美國錢,像伊波拉病毒有沒有入侵香港一樣,在香港若干人士中間,引起一陣巨大的恐慌。

最近我跟一個香港中國人說:論拿美國人的錢,這就有趣了,因為一部中國現代史,由某一角度看,就是「中國人伸手拿美國錢」的歷史。

對方聽了,很難受,大概覺得很屈辱,亂叫。

我揮手止住他的嚎叫,說:「中國人拿美國人的錢,拿足一百年。像以前的金陵大學,是美國衛斯理教會和長老會創辦的,用的是美國人的錢,聖約翰大 學,是美國聖公會一八七九年在上海創建的,用的是美國人的錢,燕京大學,是美國人司徒雷登創建的,司徒雷登一度回美國,親自向美國民間籌募經費,更是美國 人的錢。東吳大學,是美國監理會在義和拳暴亂那一年,在蘇州創辦的,到今日在台灣還有分校,又是拿美國人的錢,其餘像輔仁大學、嶺南大學、香港的浸會大 學,都是中國人仰美國人的金錢鼻息辦起來的。中國『三個代表』的江澤民先生,就是輔仁大學畢業。沒有美國人的錢,中國會出一個開口能用英文背『蓋提斯堡』 演說,跟美國的華萊士談笑風生,還會唱意大利民歌的世界級魅力型領袖,領導改革二十年,讓你們都通通發財?」

香港中國人聽了,眨着他的眼睛,情緒似乎慢慢平復下來。我笑笑,問:「你要不要一張百年中國拿了美國人的錢而成才的中國精英名單?給我一天時間, 當然,我不做免費的教育服務,我收你一個Consultant fee,如果你願意付的話,不過,我勸你省了這點錢,給你老婆下次去中環連卡佛Shopping。」

拿美國人的錢,中國人拿到現在。譬如汶川大地震,美國政府慷慨捐助巨款二十萬美元,那時沒聽說汶川地震的災民,個個挺直腰板、堅持民族尊嚴沒有要,只記得那時「強國論壇」的中國人,還高聲叫罵,嫌美國人給的錢少呢。

雲南又地震,白宮表示慰問,我看美國人手癢,又想派點銀紙了。我討厭政治,不過我喜歡西方的邏輯,也Enjoy記憶。看見香港的中環精英、維園阿 伯,滿城爭說「拿美國人的錢」時之一臉恐慌,本人只想發笑。在麥當勞工作的侍應,每個月出糧,也在拿美國人的錢呢,都集體辭職唔撈了,好不好?

Labels: ,

Sunday, August 03, 2014

亢奮一夢

2014年08月03日

香港陷入死局。一切政治紛爭,源於一個慘烈的現實:一個七百萬人口的城市,經濟局面,沒有出路。
地產霸權壟斷經濟,不斷加劇社會貧富懸殊。此一宿命,由九十年代初期,已經悄悄開始。
本 來,早在一九七九年,鄧小平建立深圳特區,推行經濟改革,大陸有無窮的廉價勞工,有大量的工廠土地。不論香港有沒有「九七大限」,那時候,不須要是什麼經 濟學家,有點常識的,都看得出來:大陸改革開放,只會讓香港的中小企製造商,減少成本,只須北上,即帶來巨大利潤。香港製造業的平民職位被搶走了,不會再 生。
那時不管有沒有「九七大限」,此一巨變,對香港經濟結構的重大衝擊,應該由中國主導,讓香港總督麥理浩出面,召集英中兩國的經濟專家,坐下來研究,香港和中國從此會進入什麼樣的經濟狀態。
因 為英國經歷過工業革命,經歷過由汽車工業取代馬車、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喪失殖民地原材料巿場、倫敦金融業從此崛起的重大經濟革命的轉型經驗。一九七九年,是 真正需要「拚經濟」、「我討厭政治」的時候,但鄧小平卻要「政治先行」,宣佈收回香港主權,要英國與中國只講政治,不講經濟,開展香港前途談判。
中國誤以為:香港只要保持鄧小平所想像的「資本主義制度」不變,沒有了英國管治,會萬事大吉。但鄧小平不知道他統治的中國正在經濟巨變,當務之急,是應該讓英國參與,共同商討香港此後的經濟政策應該如何暗中換軌轉型,以順中國之變。
於是過渡期十五年,中國要求英國在香港只講「順利移交」的政治,又盯著英國人會不會搬走儲備。英國人見此地不留人,再沒有長遠,又熟知中國人歛財,目光自私而短視,只知「搵快錢」,於是放軟手腳,讓香港只靠地產。
自大的中國,與香港人一起墮入圈套。漫長的光陰,就此荒廢。今天才「我討厭政治」?那麼自戴卓爾夫人訪問北京跌一跤以來,一直吵鬧三十年的,又是什麼?今日才知道絕望,為時已晚。香港是完蛋了。

Labels: ,

Saturday, August 02, 2014

我要反美

2014年08月02日

 伊波拉病毒──中國叫埃博拉,香港特區的衞生署簡體網頁,愛國愛港,跟隨中國,已經「統一」為「埃博拉」,但梁班子的食衞局局長高永文醫生,不知何故,公開講話,都仍沿稱英殖時代的「伊波拉」,或許是懷念殖民地的潛意識作祟,這樣不太好,希望高醫生快點改正。

伊波拉這個譯名,確實也值得「商榷」。這種病毒,像波爾布特的赤柬一樣,十分血腥而惡毒,殺人無數,「伊波拉」這個名字,太過美好:「伊」令人想 起「秋水伊人」或「英女皇伊利沙白」,而「波拉」,是七十年代影視大美人狄波拉的藝名。將一種黑非洲的病毒,冠以如此女性的名字,不夠愛國愛港之外,完全 是歧視女性。

以前的颱風,叫做溫黛、吉蒂之類的鬼妹名,歧視女性,現在「政治正確」,都已改名叫什麼「鸚鵡」啦、「麻雀」啦之類「中性」名稱,特府高官和華文傳媒,為什麼不講點邏輯呢?伊波拉病毒?好好笑,伊波你個屁呀?

說回埃博拉──罪魁禍首,我會Blame美國。因為埃毒四播,是一個美國醫生去了西非,企圖救護病人,沾染了,帶回美國的。

美國多管閒事,想當「世界警察」,向全球宣揚美國的「普世價值觀」。非洲黑人宰食病猴,是黑人的文化,香港的知識份子告訴我們:文化應予包容。非洲人不食猴子,難道都吃麥當勞?

非洲黑人,既然已經脫離「殖民地統治」,當家作主,正在吐氣揚眉地宰吃猴子,美國為什麼干預黑人和猴子之間的非洲內政呢?

宰吃病猴,吃出瘟疫,這是英國達爾文物競天擇的科學發展,死了一千幾百萬,讓他們死好了,美國和西方,需要做的,是以篩隔來自非洲的入境客,嚴格封關。

非洲人口濫繁殖,又有食野猴的文化,就由大自然──也就是上帝──與他們文化互動,一起洗牌,美國不要做霸權,一切有既定渠道,例如讓世衞組織的 陳馮富珍,可以帶一隊解放軍去非洲搶救,那時候,全世界都看人民日報,自然會發現大量嘴對嘴人工呼吸啦,解放軍女護士向埃博拉小孩解衣哺人奶啦,大量的好 人好事,充滿正能量。

美國散播病毒,香港的親中和泛民組織,快去花園道抗議呀。

Labels: ,

Friday, August 01, 2014

放棄居英權

2014年08月01日

反佔中的政治人物被揭露擁有居英權。他最初辯稱,居英權一旦有了,是不可以放棄的。

英國駐香港領事館即刻澄清:居英權可以退回,只要在網上填一張表,另交手續費一百四十四英鎊即可。

但嚴格來說,在技術上,居英權確實不可能放棄:如果這位反佔中領導人,填了表,遞交了,但同時說自己很窮,口袋和銀行,沒有相等於一百四十四鎊即 約一千八百元港幣的現金,沒錢交費。或者說:我有的是錢,但想起鴉片戰爭英帝要了香港之後,還向中國索取賠償二千萬兩銀之貪得無厭,我就生氣,於是我愛國 愛港,不忘民族恥辱,決定抵制英國,這一百四十四鎊,我堅決不付。這樣一來,英國政府就不處理你的退回「申請」,你還是擁有居英權。

英國人很實際,也深謀遠慮。英國人早就明白,撤出殖民地,留下一些懂得英語的精英土著「當家作主、吐氣揚眉」,其實心向英國,繼續卧底。但有時他 們會遭到追問,像大陸的「文革」時代,要老實交代跟英國尚有何海外關係。為了保護這些親英土著,英國人法外加恩,慈悲為懷,讓他們一生可以放棄英國護照或 居英權一次,將來形勢惡化,萬一屍橫遍野,他們如果遭到清洗,大舉逃亡,英國籍尚可再恢復,一概既往不咎,會讓這些孤兒回到英女皇溫暖、文明而安全的懷抱 之中。

所以當你看到中國香港特區的高官,聲稱放棄了英國籍,而又在「七一」金紫荊廣場看見五星旗升起而眼眶含淚的時候,你就會佩服他們暗勾英國人騙共產黨,一起展示的演技。

因為擁有居英權,極度珍貴,在這個亂世,是僅次於擁有爵士勳銜的榮譽。你想一想:生而為炎黃子孫,一九四九年前後,出生地在深圳河以南,是前生的 幾多修為的福報。到英國人撤出了,還讓你擁有像這位反佔中領導人所說的買保險,連在中國領唱紅歌的薄熙來先生也要讓他兒子托孤於美國,擁籍英國,你有居英 權,十四億中國人民羨慕死。

所以,英國人加一條:「放棄英籍,要頭腦清醒」,並警告,即使將來領回,要有強烈理由。意思就是:若做卧底,將來歡迎你歸隊。若你做投機份子,我 也很清楚,因為,除非是白癡,或老人癡呆,才會放棄英籍。英國人那句不便宣之於口的老實話是:「有英國籍你真的不要?挑,你傻×咗?」

Labels: ,